潜旭明博士就伊拉克局势与中东能源问题接受《中国经济导报》采访
发布时间: 2014-07-22 浏览次数: 115

2014722日,中东研究所潜旭明博士就伊拉克局势与中东能源问题接受《中国经济导报》采访(见中国经济导报2014722B2),全文如下:

伊拉克乱局会引发新一轮石油危机?

近期的国际新闻中,除了世界杯吸引了众多观众的眼球之外,伊拉克局势也始终牵动着海内外投资者的心。ISIS组织(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正在以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发展速度抢占了伊拉克北部地区,并且威胁着伊拉克南部地区。而南部地区则是伊拉克几乎所有主力油田的所在地,伊拉克本土90%以上的石油都是从南部巴士拉港口出口。

但作为OPEC(欧佩克)第二大产油国,伊拉克的混乱局势似乎并未对国际石油市场带来太大的麻烦。国际原油价格近期虽然有所波动,但总体相对平稳,这与2012年叙利亚动乱时期国际油价暴涨形成了强烈的对照。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潜旭明博士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指出,“ISIS武装的攻势在减弱,其影响可能不会超出北部地区,这与叙利亚全国动乱是不同的,所以目前看来对伊拉克原油出口影响并不大。但如果政府军与ISIS长期拉锯,到那时不仅仅是南部油田,最严重的后果是整个中东局势恐受影响演变出新一轮的石油危机。”

伊拉克石油影响力依然巨大

作为世界上石油最集中的地区,中东供应着欧洲70%、日本90%、中国30%50%的石油。而伊拉克作为中东地区曾经最为富饶和强大的核心国家,它的局势则严重影响着整个中东的对外姿态。

根据BP(英国石油公司)发布的《世界能源统计评论》资料显示,伊拉克为世界上第五大探明石油储量国家,以及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之后的第三大常规探明石油储量国家。伊拉克南部有5个超大型油田(储量超过50亿桶),这5大油田储量占伊拉克全部探明储量的60%,北部估计有17%的探明储量。在2012年平均300万桶/日的产量中,3/4的伊拉克原油产量来自南部油田,剩余产量主要来自靠近北方的基尔库克油田。

伊拉克让国人所熟知的就是美国分别在1991年和2003年的两次伊拉克战争,当时美国借“战争”之口,行“石油”之实。曾任美联储主席长达18年的艾伦·格林斯潘在回忆录中毫不留情地批评了布什政府的经济政策,并且直言不讳地宣称,布什政府“发动伊拉克战争主要是为了石油。”“也就是在伊拉克战争之后,中东地区彻底被纳入了‘石油美元’的范畴之中,这种巨额的石油美元,无论是对石油输入国还是对石油输出国,甚至对整个世界经济,都有很大的影响。”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国际石油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庞昌伟表示,“之后的中东各国局势,特别是伊拉克、伊朗的一举一动都值得关注。”

不太可能会引发全面石油危机

伊拉克原油生产在过去数十年中经历过剧烈波动,1979年原油产量短暂到达390万桶/日的最高纪录后,两伊战争爆发,产量急剧降至1981年的90万桶/日。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虽然对石油设施破坏不大,但随后的抢劫和对石油设施的蓄意破坏,对石油生产能力仍然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2012年来,伊拉克石油工业发生了积极变化,石油产量与供应稳步增长。伊拉克石油产量自1990年以来首次超过了300万桶,超过了伊朗,成为OPEC成员国仅次于沙特阿拉伯的第二大产油国。

“油气工业发展成为了现阶段伊拉克的最主要的国家战略,为此制定了雄心勃勃的油田开发和增产计划。”潜旭明表示。200811月和20105月,伊拉克石油部与包括美孚、英国石油、中石油等在内的国际石油公司签署了两个阶段长期石油和天然气勘探与开发合同。按照美国能源部的资料,这两个阶段覆盖的油田探明储量超过了600亿桶,如果开发工作进展顺利,到2020年伊拉克石油生产能力将达到近1200万桶/日水平,比2012年产量增长900万桶/日,对伊拉克甚至整个中东地区的原油出口带动明显。

虽然伊拉克政府在油气出口方面正不遗余力地推进着,但ISIS武装的出现让巴格达的中央政府感到头疼不已。潜旭明指出,2011年,美国从伊拉克撤军后,教派矛盾愈演愈烈,直到出现当前的局面。

潜旭明分析指出,伊拉克未来局势存在多种可能性:一是恐怖主义暴行激发各教派同仇敌忾,马利基政府借机加强中央集权,并基本消灭ISIS;二是ISIS像当年塔利班那样势如破竹,占领巴格达等主要城市,使伊拉克政权易帜;三是政府军与ISIS长期拉锯,出现“一分为三”局面。“前两种可能性不会导致原油出口的巨变,第三种可能性的极端情况下,如两派拉锯战中互相破坏对方掌控的油田才会导致石油危机。”潜旭明强调。中方投资伊拉克前途几何?

《环球时报》近日刊文指出,从短期上来看,伊拉克危机对中国能源安全的冲击不大。虽然中国对于进口能源,尤其是原油资源的依存度越来越高,但伊拉克出口到中国的原油总量只占中国原油进口总量的1/10,占中国能源总需求中的比例不到1%。卓创资讯原油分析师高健表示,“伊拉克危机给中国带来的风险并非来自伊拉克石油供应的中断,而是来自恐慌与避险心理,加之国际市场炒家借机推高全球油价。”

但耐人寻味的是,中国从伊拉克进口的原油量不降反升。高健说:“截至到5月份,中国共进口了伊拉克原油1222万吨,同比增长23.86%;整个中东共进口6589万吨同比增长8.98%。”高健认为,毕竟ISIS的势力主要集中在北部地区,对供应的实际影响也仅局限于北部的生产。“但有一点值得注意,1~5月份,中国从一些中东国家进口原油减少了,沙特同比减少12.29%、阿联酋减少12.5%、科威特和也门分别为2.58%29.28%;但从俄罗斯、伊拉克、伊朗进口的多了。”俄罗斯、伊朗增长主要是中俄增供的合同,伊拉克是因为今年进口合同的量也基本翻番。“所以在ISIS攻不下巴格达的情况下,中国在伊拉克的石油利益依然可观。”潜旭明表示。

长期看,目前中国是伊拉克石油产业最大投资者,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俗称“三桶油”在伊拉克都投资了油田,而且投资额都很大。因此,伊拉克乱局对中国影响不容忽视。“据我了解,中石油的项目组已部分撤出,分成份额会减少。且中国不能购买ISIS组织的石油,否则会受到欧洲指责!”庞昌伟说。

BBC(英国广播公司)在718日撰文指出,ISIS武装会做许多事情,但愚蠢显然不是其中之一。当国际社会持续关注伊拉克局势的紧张时,ISIS武装会用各种方法保障自己不会输掉这场战争,无论用哪种方式,更多的战争肯定接踵而来。

由于彻底消灭已经实现转型和发展壮大的这股极端武装并非易事,伊拉克安全局势何时能够彻底好转很难预料,作为对国际能源市场的一个影响因素将持续一段时间,后续影响仍有待观察。

庞昌伟强调,“世界丢掉伊拉克肯定是不行的,只有伊拉克局势各方至少保持着弱平衡,中东局势才能稳定,世界油价和能源市场才不会有巨变。”

(记者:郭丁源)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