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波:“获西方军援的库尔德将走向何方”,《国际先驱导报》
发布时间: 2014-10-09 浏览次数: 87

2014926日,中东研究所汪波教授在《国际先驱导报》发表评论文章《获西方军援的库尔德将走向何方》(见《国际先驱导报》2014926日第7-8),全文如下:

获西方军援的库尔德将走向何方

编者按:98日晚,伊拉克国民议会会议任命候任总理阿巴迪正式出任总理,并通过了他提交的新一届内阁大部分名单,伊拉克新政府终于产生。新政府的成立标志着伊拉克政治重建进程迈出关键一步,然而,阿巴迪能否带领伊拉克走出危机?挑战与困难纷至沓来。

其中,满足独立倾向日益严重的库尔德人的利益诉求是阿巴迪面临的难题之一。此次内阁组建过程中,库尔德人曾一度宣布抵制,但在阿巴迪承诺将解决中央政府和库尔德自治区的争议问题后,库尔德人才最终回到了谈判中来。库尔德人提出的诉求包括:中央政府向库尔德武装拨款并提供武器装备,偿还拖欠的财政拨款,允许库区出口石油和天然气等,还提出了要求解决宪法涉及的与中央政府的争议地区管辖权问题。

伊拉克的库尔德自治区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在伊拉克周边,库尔德族还分布在土耳其、叙利亚与伊朗。近来,出于打击“伊斯兰国”的考虑,美欧加大了对伊拉克库尔德人的军事援助,军事羽翼日丰的库尔德人,在伊拉克自治区的基础上,建立独立国家的目标变得前所未有的触手可及。

中东各方围绕库尔德问题的角力开始呈现新态势。伊拉克库尔德地区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亦有中国企业涉足,中国如何考虑跟库尔德打交道相对变得紧迫。

922日,土耳其政府关闭边境通道,阻止叙利亚境内库尔德人的涌入,由此引发冲突。图为一名库尔德抗议者经过一辆被焚烧的汽车。法新社

近来,叙利亚内战中兴起的“伊斯兰国”对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发动进攻后,伊拉克库尔德人的武装力量在西方国家军事支持下进一步加强,从而引发了国际社会对于早已怀有独立意愿的伊拉克库尔德人是否会就此机会走向独立的密切关注。

库尔德人是世界上最大的无国家民族,主要居住在中东的库尔德斯坦地区。库尔德人口目前约有2900万,是中东地区与阿拉伯、突厥、波斯以及犹太等民族并列的五大民族之一。库尔德民族从公元前6000年开始就生活在库尔德斯坦地区。这个地区位于扎格罗斯山和托罗斯山以及向南延伸到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和向北延伸到亚美尼亚的安纳托利亚地区。库尔德人有自己的语言和生活方式,他们的生活方式属于“哈拉夫”文化。

库尔德斯坦地区在历史上曾被波斯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统治。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色佛尔条约》虽然曾提出过给予库尔德人独立的权利,但在后来列强的争夺中,库尔德斯坦地区最终被划分给土耳其、伊拉克、伊朗和叙利亚等中东国家以及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等中亚国家。此后,分布在中东地区不同国家的库尔德人都开展了各种形式的争取民族权利的民族运动,但目前只有伊拉克库尔德人在他们生活的库尔德斯坦地区建立了地区政府,获得了高度自治。

然而,由于伊拉克库尔德人与伊拉克占主体的阿拉伯人之间的矛盾难以化解,争取库尔德地区的完全独立依然是伊拉克库尔德人的强烈愿望。

库区曾获美国占领军支持

伊拉克国内的库尔德人大约为650万,占伊拉克全国人口的五分之一,是库尔德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1932年伊拉克脱离英国的控制获得独立后,伊拉克国内的库尔德人也开始了他们长期坚持不懈的争取民族权利的斗争。在伊拉克库尔德人的民族运动中,最主要的政治领导力量是伊拉克库尔德民主党和伊拉克库尔德爱国联盟。民主党成立于1946年,其政治基础主要是伊拉克库尔德的部落势力和城市知识分子。爱国联盟成立于1975年,其政治基础是从民主党内分裂出来的具有社会主义倾向的左翼团体。

在领导伊拉克库尔德人反抗伊拉克政府争取民族权利的斗争中,这两大政党虽然相互之间发生过多次冲突,甚至爆发战争,但最终还是在1988年建立了伊拉克库尔德斯坦阵线,形成了伊拉克库尔德地区政治力量的基本结构。

在库尔德政党的领导下,伊拉克库尔德人实现自治的历程始于1970年。当时,伊拉克库尔德人经过和政府的多次冲突和多轮谈判后,签订了和平协定,规定四年内给予自治。1974年伊拉克政府虽然给了库尔德人有限的自治,但却加紧了对库尔德自治区的控制、封锁和打击。1987年,萨达姆政权在镇压库尔德人的时候甚至使用了化学武器。1990年萨达姆政权入侵科威特引发的海湾战争爆发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第688号决议”,其中第一次以国际社会的名义要求伊拉克政府停止镇压库尔德人。

此后,在联合国设立的“安全区”保护下,伊拉克库尔德地区进行了大选,建立了自治区政府。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推翻萨达姆政权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政府在美国占领军的支持下,终于在伊拉克的国家宪法中被承认拥有管理埃尔比勒、杜胡克和苏莱曼利亚三个省的权力,从而实现了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实质性自治。同时,其领导人塔拉巴尼还被选举为伊拉克国家总统。不过,要求地方高度自治的伊拉克库尔德地区政府,与希望加强中央集权的伊拉克中央政府之间的矛盾并未得到解决。

和周边多国关系良好

目前,对于伊拉克库尔德人来说,争取独立已经具备了三方面的有利条件:首先,伊拉克库尔德人长期以来,在反抗伊拉克政府的斗争过程中,与周边国家的政府都保持了相对友好的关系。

在土耳其方面,伊拉克库尔德人早就意识到,土耳其政府对于他们在伊拉克北方地区的生存和自治具有重要意义。这主要是因为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政府曾对土耳其国内的库尔德工人党提供支持,因此造成了土耳其政府与伊拉克政府之间的矛盾。而伊拉克库尔德人虽然在其管辖的地区为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人员提供庇护,但却反对他们从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对土耳其发动武装攻击,而且还多次允许土耳其军方越境进入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展开军事行动,打击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的武装人员。因此,土耳其政府不仅和伊拉克库尔德人建立了联系以维持边界安全,而且还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前就承认了和伊拉克库尔德地区政府间的外交关系。

在伊朗方面,伊拉克库尔德政党与伊朗政府之间也有过长期合作。1979年伊朗什叶派伊斯兰政权建立后,为了瓦解对其构成遏制的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就一直积极支持伊拉克库尔德人从伊拉克分离,以削弱伊拉克政权。作为回报,伊拉克库尔德人在1991年建立区域自治政府后,也禁止那些驻扎在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伊朗库尔德反对派,从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武装营地对伊朗发动攻击。

在叙利亚方面,伊拉克库尔德人的主要政党库尔德爱国联盟和库尔德民主党都与叙利亚政府长期保持联系。在反抗伊拉克政府的斗争中,伊拉克库尔德政治领导人曾获得过叙利亚政府的庇护,伊拉克库尔德爱国联盟最初就是在大马士革建立的。为此,伊拉克库尔德领导人多年来也反对那些居住在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叙利亚库尔德人,在其驻地开展对叙利亚政府的斗争。

土耳其对库区独立立场转变

最主要的是,与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相邻的主要国家土耳其,近来也对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的态度出现了明显变化。土耳其过去曾强烈反对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甚至宣称伊拉克库尔德人如果独立就意味着战争。但最近土耳其执政的发展与正义党却表示,愿意接受在伊拉克北部地区成立一个库尔德国家。

这是因为,土耳其政府看到,伊拉克这个邻国在过去的近一个世纪中可以说是充满了战争、无政府状态和叛乱。特别是伊拉克战争后,伊拉克的局势更加令人担忧。因此,土耳其政府认为,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独立,能够为自己提供更多的安全和稳定。由于伊拉克库尔德人可以在土耳其与其南部充满矛盾和冲突的阿拉伯伊斯兰国家之间形成一道缓冲,因此土耳其更愿意接受一个独立的库尔德国家,而不是一个由阿拉伯伊斯兰政府领导的伊拉克国家。

最后,当前兴起的“伊斯兰国”造成的地区安全危机,也给伊拉克库尔德人走向独立带来了新的机遇。“伊斯兰国”武装力量从叙利亚进入伊拉克攻城略地,不仅严重威胁到伊拉克国家的主权和库尔德地区的安全,而且还对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这个地区的利益构成了严重威胁。因此,库尔德地区武装得到了来自西方国家大量军火援助,使其军事实力大为加强。在目前情况下,如果伊拉克库尔德人宣布独立,伊拉克政府军将难以通过军事方式加以阻止。

独立面临的现实困难

不过,客观地说,伊拉克库尔德人虽然具有这些走向独立的有利条件,但如果真正宣布独立,还要面临一系列现实的困难处境:从国际关系的地区权力结构来说,如果出现一个新的库尔德人国家,会造成这个地区权力结构的变化,从而带来新的不稳定因素。因此在通常情况下,国际体系出于对其自身稳定性的要求,并不支持分裂现存国家。

美国虽然在库尔德人面对“伊斯兰国”进攻时,为库尔德人提供了大量武器,极大加强了库尔德武装的力量,但在目前情况下,也不愿意看到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因为伊拉克国家的分裂,会成为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失败的又一证明。

在地缘环境方面,独立的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就会成为一个内陆国家。这种内陆国家的局面,会让这个独立的国家受到禁运和封锁的威胁。因此,库尔德人一旦独立,就必须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土耳其政府的支持才能生存。近年来,土耳其不仅和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建立了密切的政治和安全关系,而且还建立了密切的经济联系。在库尔德地区投资的大量土耳其公司,经营的范围涉及库尔德地区的各个经济部门。同时,土耳其人还涉足库尔德地区经济核心的石油工业,与库尔德人达成了双方共同开采油田的协议。双方的这种联系,已经使得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在经济上无法摆脱对土耳其的依赖。因此,独立的“库尔德国家”必然会受到土耳其的控制,甚至成为土耳其的附庸。

中国也需审时度势

面对伊拉克库尔德地区自治程度的不断提高和独立意愿的不断加强,中国政府必须采取各种具体措施进行有效应对。

在政治方面,对于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独立问题,中国政府在坚持外交政策五项基本原则的同时,也应考虑到库尔德人历史上曾经有过国际条约承诺给予独立的国际法依据,还要看到伊拉克国内民族矛盾长期存在的现实状况,从而采取更为明智的态度,及时调整对待伊拉克库尔德问题的政策。

鉴于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目前已经实现高度自治,特别是库尔德地区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签证制度而且不再接受伊拉克签证的实际情况,我国政府应和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政府进行谈判,争取尽快与库尔德地区政府互设领事签证机构,处理中国与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人员往来问题。

在经济方面,中国虽然在伊拉克国内参与了一些重要的能源开发,例如2009年获得了与英国石油公司联合开发伊拉克中部地区的鲁迈拉油田权利。但在伊拉克库尔德地区,中国企业对当地的投资和经贸联系还非常有限。

2008年,中国驻伊拉克大使常毅访问伊拉克库尔德地区时,库尔德自治区苏莱曼利亚省商会主席霍拉米就明确提出,库尔德地区与中国一直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殷切希望中国政府鼓励更多企业到库尔德地区投资。特别是,伊拉克库尔德地区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这次与“伊斯兰国”的冲突中,库尔德武装力量又从“伊斯兰国”手中夺取了原来由伊拉克政府控制的基尔库克地区。

基尔库克地区的油田是伊拉克北部最大的油田,也是世界上著名的大油气田之一,并建有原油管道连接土耳其和黎巴嫩的港口。对于中国日益增加的能源进口需求来说,投资开发这个地区的能源更应得到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