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松:“‘磨刀霍霍’的谈判邀约:美国欲逼订城下之盟,伊朗不为所动”,澎湃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9-06-06 浏览次数: 10

201965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钮松研究员在澎湃新闻网发表评论文章《“磨刀霍霍”的谈判邀约:美国欲逼订城下之盟,伊朗不为所动》,全文如下:

“磨刀霍霍”的谈判邀约:美国欲逼订城下之盟,伊朗不为所动

6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访问瑞士时,就伊朗问题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指出,愿意与伊朗进行一场没有先决条件的对话。但也表示,美国从根本上扭转伊朗这个伊斯兰共和国与革命卫队活动的努力仍将继续。而在此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公开声称:如果他们想谈判,我有空。

针对特朗普与蓬佩奥在美伊谈判问题上的“一唱一和”,伊朗外长扎里夫带着戏谑的语气断然隔空回绝道:“这不大可能,因为谈判是压力过程的延续。他正在施压。这可能在一个房地产市场中起作用,在处理伊朗问题上不起作用。”

蓬佩奥的话实际上充满着矛盾,一方面声称对话是“没有先决条件的”,另一方面又高调显示出对伊朗国家和革命卫队继续保持着“磨刀霍霍”的施压态度。蓬佩奥的谈判邀约充满着内置的陷阱,是美国在对伊朗进行极限施压的大背景下,对伊朗采取的欲擒故纵之举。

美国想“无条件”谈,伊朗却要“有条件”

自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后,美国重启对伊经济制裁,特别是延伸至关键性的油气领域,并最终废止对相关国家进口伊朗石油的豁免。不仅如此,美国的经济制裁进一步向伊朗石化、金属矿业等领域扩展,力图实现对关系伊朗国计民生的重点领域实现全覆盖。

美国强有力的经济制裁已经产生了明显的预期效果,意大利、希腊、日本、韩国、土耳其及印度等国目前已停止进口伊朗石油。伊朗经济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目前其正常石油出口渠道受到美国的极大遏制。除此之外,尽管欧盟国家在对伊制裁问题上与美国虚与委蛇,力图最大限度抵制美国的施压,维持与伊朗之间正常的经贸往来,但诸多欧洲企业则持悲观态度,往往通过退出伊朗市场来迎合美国。

在特朗普政府看来,极限施压政策已经对伊朗经济造成严重创伤,指望备受经济制裁之苦的伊朗对美妥协是其“如意算盘”。蓬佩奥的“没有先决条件”的谈判呼吁实则是期望与伊朗顺势达成城下之盟,而并非是对伊态度出现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但伊朗的强硬回绝态度也反映了美国远没到其设想的“收网”时刻。

伊朗清楚知道美国当前在对话与谈判问题上的基本立场,即美国期望伊朗在极力满足其诉求的前提下达成对美有利的新协议,而在此之前,美国也不希望看到伊朗完全退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而出现完全失控的局面。

伊朗方面尽管因美国的“退群”和制裁而内部争议不断,但基本上选择了留在现有的伊核协议框架之下。530日,国际原子能机构第15次确认,伊朗继续履行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并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充分合作。伊核协议是伊朗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等六国共同达成,尽管美国单方面退出,但该协议仍具有效性。

伊朗的立场是继续维护伊核协议的存在,而非通过美伊新的谈判来达成其他此类协议。如果绕开伊核协议其他五方而与美国达成新的协议,这会在事实上宣告伊核协议的终结。当前伊核协议的多边框架对于维护伊朗的切身利益起到了难以取代的重要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对美伊激烈对抗关系也实现了一定的缓冲。此外,伊朗在美伊关系中明显处于弱势地位,再加上美国在经济上对伊朗的围追堵截,伊朗政府不会在国内各政治势力和国际社会面前表现出屈从的形象,这事关伊朗的国家尊严和鲁哈尼政府的执政合法性。

长远来看,对于伊朗而言,美伊只可能在具有先决条件的基础上展开对话与谈判,即美国重新回到伊核协议的框架内并取消对伊制裁。因此,目前难以看见美伊直接谈判的必要性与可能性。

约谈与军演并举,美伊关系未来会如何?

就在蓬佩奥向伊朗进行谈判喊话的前一天,美国在毗邻波斯湾的阿拉伯海展开了针对伊朗的军事演习。美军“林肯”号航母,以及F-18超级大黄蜂、MH-60海鹰和B-52战略轰炸机等多架战机参加了此次模拟打击行动。美国以高强度军演为威慑的谈判邀约,实际上只是一种虚张声势的表现,而非美伊关系已到了战争的临界点。

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地区总体的政策是慎用武力,但同时确保武力威慑性的存在。美国当前对伊朗的极限施压主要通过一文一武的双重手段予以展开,在实践中以经济制裁为主,军事威慑为辅。即便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此前指责伊朗“几乎可以肯定”实施了阿联酋海域的油轮破坏事件,但美国仍旧保持着在军事上的对伊克制。

博尔顿与特朗普之间近来龃龉不断,两人之间的分歧日益公开化。特朗普总体上试图在中东等地避免海外战争,而博尔顿的意见恰恰相左。因此特朗普不会按照博尔顿缺乏确凿证据的说法在油轮破坏问题上大做文章。

事实上,历届美国政府都很清楚伊朗政治结构的相对稳定性,伊朗与欧洲和俄罗斯之间保持着密切的多领域合作关系。美国对于伊朗的综合国力以及其打“欧洲牌”和“俄罗斯牌”的能力不得不予以审慎考量。客观来看,特朗普的对伊经济制裁从效果来看已达到其心理预期,针对伊朗的航母压境和军事演习不过是一种配合经济制裁的“呐喊助威”之举,其本身并不具备实质的战争意味。对伊动武,既无必要,也与特朗普总体的外交博弈路径不符。美国在伊朗海域“大秀肌肉”的做法,一方面有安抚国内相关政治势力和军方的意味,另一方面也是美国霸权的历史惯性,即美国善于且敢于显现其对军事手段的迷恋。

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以后,特别是扣留美国人质事件使得美伊走向断交,美伊交恶迄今。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的达成,反映了奥巴马政府在改善美伊关系上的积极努力。随着特朗普的上台,美伊关系再度陷入困境。当前美伊关系的持续恶化与特朗普对伊朗的敌视与遏制态度有着紧密关联。换言之,如果特朗普获得连任,美伊关系将会朝着更加捉摸不定的方向迈进。

特朗普在对伊遏制的道路上有着清晰的“路线图”,以全方位制裁为鲜明特征的贸易战、石油战才是美国的重点所在。虽然伊朗经济遭遇一时重创,但仍未到达特朗普所期待的对美“服软”的地步。伊朗因其独特的政治体制、错综复杂的地区环境而积累了丰富的对美周旋经验和反制裁经验,特别是伊朗繁忙的“地下经济”在某种程度成为了制衡美国制裁的“抵抗经济”。

美国当前的困境是,极限施压虽然对伊朗造成巨大冲击,但伊朗仍具有基本的实力,且伊朗在伊核协议框架下的对美斗争具有天然的道义优势。美伊之间“不战不和”的胶着状态将会持续下去,美伊不对称博弈将会是一场持久战。

来源:澎湃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