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正龙:“伊拉克调解人角色不好当”,国际网
发布时间: 2019-06-06 浏览次数: 10

201965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顾正龙研究员在国际网发表评论文章《伊拉克调解人角色不好当》,全文如下:

伊拉克调解人角色不好当

今年519日,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绿区美国大使馆附近遭火箭弹袭击,伊拉克警方在巴格达东部发现火箭弹发射器,那里据信是伊朗支持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所在地。美国国务院官员称,如果伊朗发动这类袭击,美方将作相应回应。如果美国目标在伊拉克受到袭击,美国可能会打击伊朗支持的任何伊拉克什叶派民兵。

16年前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伊拉克什叶派历届政府在美国和伊朗关系问题上一直小心翼翼,奉行不卷入,远离冲突,谁也不想得罪的政策。然而,特朗普政府对伊朗新一轮制裁,加上绿区遭袭击等事件,美国伊朗紧张关系不断升级,伊拉克如何面对,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美国要伊拉克监视伊朗

特朗普在去年圣诞节期间突访伊拉克,主要是为了在阿拉伯国家继续驻扎美国军队来“监视”伊朗的动作。特朗普声称,伊朗是中东“每一个”重大困难的根源,让美国军队留在伊拉克将使他们能够“监视”伊朗。经过多年的战争,美国在伊拉克拥有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基地”,“不妨保留它”。特朗普表示,这些部队或多或少会永远驻扎在那里。特朗普又说,他无意使用驻伊拉克美军打击伊朗,“我想做的就是能够监视。”

今年23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将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外国恐怖组织,这是美国政府第一次将一个主权国家的军队列为恐怖组织,美国舆论也担心此举可能招致伊朗的军事报复。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是扩大和保卫伊斯兰革命成果、听命于伊朗最高宗教领袖的伊朗第二武装力量(区别于国防军和警察部队)。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拥有陆海空三军,总人数大约为12.5万人,主要对外使命是支持其他伊斯兰国家的什叶派军事组织颠覆逊尼派政权、建立亲伊朗的什叶派政权。

在伊拉克亲伊朗的什叶派民兵组织包括“正义联盟”,由曾经被美国关押的凯伊斯·卡扎利领导。此外,被美国认定为是恐怖分子的阿布·马赫迪·穆汉迪斯领导的“伊卜真主党”,可能成为打击目标,哈拉卡特真主党也有可能成为目标。

担心美国会打击伊朗支持的任何伊拉克什叶派民兵,伊拉克有影响力的宗教政治领袖穆克塔达·萨德尔已要求这些组织和什叶派政治人物减少他们的民兵活动。美国大使馆附近发生火箭袭击事件以来,这些组织也试图与反美声明保持距离,害怕与美国发生冲突,不愿伊拉克成为美国和伊朗的“夹心”。萨德尔发布声明,称任何政党如果企图把伊拉克拖入美国和伊朗的战争,“都将成为伊拉克人民的公敌”。

伊拉克有意见不同的两派

特朗普将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外国恐怖组织”,让伊拉克监视伊朗的要求加深了伊拉克人的担忧,伊拉克各政党和民兵武装要求美军撤离伊拉克呼声随之高涨,同时也加深了伊拉克内部分歧,从而在伊拉克形成了意见绝然不同的两派:

1,亲伊朗的武装民兵组织要求通过议会立法机制,制约驻伊拉克的美军,并暗示伊拉克武装民兵在美国-伊朗危机升级时会采取针对美军的军事行动。

2,另有一些政党和教派势力认为,美国继续在伊拉克驻军是防止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在伊拉克死灰复燃的必要安排,希望美军继续驻扎在伊拉克反恐,反对美军撤离。

伊拉克不想选边站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智库《Future Center UAE》网站近期发表署名文章认为,面对美国与伊朗紧张关系升级,不想选边站的伊拉克可能采取的做法是:

1,伊拉克出面当调解人,缓和美国与伊朗的紧张关系。这是自2003年以来,每当美伊(朗)出现危机时,伊拉克历届政府一贯的传统做法。伊拉克的调解只限于与伊拉克有关的内容,不涉及地区的因素,也不想为未来提供解决方案。伊拉克外长哈基姆526日表示,伊拉克反对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针对近期美国和伊朗关系持续紧张,伊拉克可在两国间发挥调解作用。伊拉克议长办公室当日也发表声明说,议长哈布希在会见来访的伊朗外长扎里夫时指出,伊拉克将在缓解美国和伊朗紧张局势的问题上发挥关键作用,以避免该地区矛盾升级。声明还说,扎里夫表示伊朗“不希望任何军事升级,并且愿意接受有助于缓解局势的提议”。

2,提出阶段性的建议,美伊(朗)为避免冲突持续加剧,双方达成一项平衡的阶段性协议,伊拉克在制裁伊朗问题上得到美国的豁免权,以换取停止要求美国从伊拉克撤军的要求。从伊拉克议长等有关领导人近期访问伊朗和美国的结果看,分歧很大,很难成功。

3,加强与在中东有影响力的地区和国际势力,如俄罗斯等国家开展双边和多边外交努力,动员国际社会共同缓解海湾危机。伊拉克外长哈基姆上任后首访俄罗斯时,强调维护伊拉克国家利益的重要性必须得到尊重。

调解人角色不好当

网站文章指出,伊拉克迈赫迪政府强调,不希望因美国—伊朗局势紧张而把伊拉克变成角斗的战场,也不希望成为向华盛顿算帐的地方,伊拉克不会选边站,希望两边不得罪,与美国和伊朗都保持特殊的友好关系。

然而,伊拉克为避免美国-伊朗紧张关系不断升级能做出的调解努力很有限,也不具有持续性。有迹象显示,美国对此很不以为然。在伊拉克为和平做调解努力的同时,特朗普政府将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外国恐怖组织,激怒了亲伊朗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要求美军撤离伊拉克的呼声日益高涨,并扬言要把在伊拉克的美军作为下阶段打击目标,对伊拉克的稳定和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也将大大削弱阿迪勒·阿卜杜勒·迈赫迪为首的伊拉克政府的执政和制定外交政策的能力。

来源: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