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教授就日本首相访问伊朗接受上观新闻采访
发布时间: 2019-06-11 浏览次数: 11

2019610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教授就日本首相访问伊朗接受上观新闻采访,全文如下:

40多年来日本首相将首访伊朗,安倍想做什么

一边是出动航母和轰炸机极限施压、对伊朗油气和石化产业挥舞制裁大棒的美国,一边是痛斥美国“经济恐怖主义”、架起数千枚导弹严阵以待的伊朗。铁锤碰上硬钉子,让任何调停的努力形同于“走钢丝”,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最近,又一位试图在顽固的华盛顿和决绝的德黑兰之间谋求平衡的“调停者”出现了,他就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日本政府6日确认,安倍定于12日访问伊朗,为期两天,将成为40多年来首名访问这个中东国家的日本在任首相。按照日本政府的说法,安倍希望借助日本与伊朗、美国的良好关系,调解伊美紧张关系、促成双方对话

“日本处于一个独特的地位,它既是美国的盟友,又长期与伊朗保持密切关系,这使安倍成为理想的调停者,”路透社写道。但与此同时,安倍的访问又是一场“高风险外交”:“伊朗之行很可能是象征性的,因为只有美伊这两个主要国家才有真正的权力来实现任何突破。”

为什么是日本?

根据日本内阁官员介绍,安倍出访行程中包括会晤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总统鲁哈尼。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将打前站,先行会晤伊朗外长扎里夫。

此次访问将使安倍成为40多年来首位访问伊朗的在任日本首相。上一名访问伊朗的日本首相是福田赳夫,时间是1978年。伊朗次年发生伊斯兰革命,推翻巴列维王朝。1980年,美国与伊朗断交。

美国财经新闻网站CNBC称,尽管日伊交好,但两国举行峰会的情况并不多见。福田赳夫访伊之后,伊朗时任总统哈塔米于2000年访日,成为42年来首位访日的伊朗领导人。

回溯日伊关系史,会发现将近70年来,日本和伊朗的关系总体上是积极的,主要围绕石油交易展开。上世纪50年代,日本炼油商出光兴产打破英国对伊朗的石油禁运,派出一艘油轮从伊朗运回汽油和柴油。30年后,在两伊战争期间,安倍的父亲、时任外相安倍晋太郎访问伊朗和伊拉克,试图进行调停。当时,年轻的安倍给父亲充当秘书。如今,他又将以首相的身份重拾父亲的足迹。

“在中东,日本一直被视作可以将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联系在一起的国家,”日本中东研究所研究员近藤百代(Momoyo Kondo)表示,日本与许多中东国家保持着中立关系,因为日本的石油依赖这些国家。英国能源研究咨询机构Energy Aspects驻伦敦高级分析师理查德·马林森认为:日本将重点放在中东地区的商业和外交关系上,而不是军事部署上。这可能意味着,伊朗认为日本比美国的其他盟友更加中立。

“调解可能有助于缓和美伊间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不过观察人士或许会问:为什么是日本?”《日本时报》设问,“日本这个选项看起来有点匪夷所思,实际上却是明智之选,有几条原因。”

第一,日本与美伊两国关系良好。特朗普上月底刚刚对日本进行了为期四天的访问;安倍与鲁哈尼的关系虽不太为人所知,但在首相任期内,安倍已连续6年与鲁哈尼会面。而今年对于日本和伊朗来说又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两国将庆祝建交90周年。

第二,日本在对伊交往上没有历史或宗教包袱,这对安倍直接接触哈梅内伊尤其有帮助。相比“西方化”的解决方案,日本提出的方案更可能使伊朗强硬派接受。

第三,日本已经表明愿意在中东政策上走自己的路,最明显的例子是它打破了美国对巴勒斯坦问题的立场——东京坚持承认巴勒斯坦独立建国的合法性,并呼吁以色列保持克制。在一些问题上(如美国特朗普政府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以及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日本的立场与美国盟友保持距离。这可能增强伊朗对日本调停角色的信任。

安倍的算盘

如此看来,日本确实有斡旋美伊关系的独特优势,但安倍大老远跑一趟,也绝不是去当“活雷锋”,他心中自有“小九九”。

从日本国内看,今年7月,日本将进行参议院选举,选举结果将影响安倍的修宪进程。然而,无论是与俄方共商争议岛屿问题,还是解决朝鲜绑架日本公民问题,安倍几乎毫无突破。在此形势下,一次成功的伊朗之行,将为自民党的参院选举加分,甚至可能激励安倍在同一时间提前举行大选。

安倍此行谋求的另一项回报是经济安全。过去,日本对伊朗的石油依赖度曾一度高达70%。今天,尽管日本只有约5%的能源直接从伊朗进口,但日本85%的石油和28%的天然气仍来自波斯湾,途经霍尔木兹海峡运至国内。如果美伊紧张局势升级,伊朗封锁霍尔木兹海峡,那么对日本来说无疑打击巨大。

“波斯湾地区的稳定对日本来说至关重要,”日本能源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坂梨祥(Sachi Sakanashi)表示。安倍与伊朗高层会面符合利益驱动的逻辑——日本对中东石油有重要依赖,和平解决美伊冲突对日本利害攸关。

从对外角度看,安倍想把伊朗之行作为提升国际影响力的契机。他的“俯瞰地球仪”外交推出7年来,不时受到生拉硬拽、夹带私货的批评,但对伊朗外交可能成为一张好牌,因为在如此僵局之下,即便安倍不能取得突破也不易被怪罪,反倒可能被视为一位寻求和平的国际政治家。《日本时报》说,在G20大阪峰会月底即将召开之际,这一外交努力将增强他的可信度和庄重感

“安倍想彰显他在中东事务上的存在感,这是日本追求政治大国的诉求使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教授指出。这方面有过先例——在冷战后,日本一心想朝“正常国家”迈进,扮演“政治大国”角色,海湾战争期间,日本曾突破宪法规定不能向国外派兵的限制,向波斯湾派出扫雷艇,后来又派军队参加联合国维和部队。“因此安倍在访伊问题上有特殊考虑,是显示存在、谋求政治大国的方式。”

上海社科院国家高端智库资深专家、上海交大日本研究中心顾问王少普表示,安倍访伊是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的结果,最主要的还是出于经济需要。虽然日本对伊朗资源进口比例有限,但鉴于中东是日本重要能源供给地,因此通过稳定与伊朗的关系、进而稳定与整个中东地区的关系,对日本至关重要。此外,日本在伊朗有比较大的投资,夯实对伊关系有助确保日本在伊朗的投资安全。如果能够调停成功,还有利于提升日本的国际地位。

没胡萝卜也没大棒

王少普认为,眼下,美国在世界各地制造矛盾,力量受到很大牵制,而伊朗面对危局,又做了充分准备。“伊朗是颗硬核桃,美国啃下它要付出很大代价。”在这些因素的考虑下,身为盟友的日本扮演“说客”角色,缓和紧张态势,也成为安倍访问的题中之义。

刘中民指出,上月特朗普访日期间,他欢迎安倍在处理伊朗问题上的帮助,强调东京和德黑兰之间“非常好的关系”。因此,安倍访伊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特朗普的授权。值得注意的是,德国外长海科·马斯定于10日访问伊朗。我的判断是,美国力图通过盟友向伊朗传话的方式,向国际社会释放美国有意愿谈的信号。说穿了,还是向伊朗施加更大的舆论压力。

接下来的问题是,安倍能通过此访实现什么?

路透社认为,安倍最可能做到的,是说服伊朗和美国恢复直接对话,可能在第三国进行。美伊可能都在寻求一种保全面子的方式来摆脱对峙。近藤百代说,安倍可以邀请伊朗总统鲁哈尼参加G20峰会。曾在多个中东国家任职的日本反对派议员、前外交官大野元裕(Motohiro Oono)则表示,如果上述安排不能实现,安倍可借G20峰会把伊朗的信息传递给美国。

共同社10日援引伊朗政府消息人士的话称,在安倍与鲁哈尼的会谈中,伊方打算把停止美国政府的原油禁运制裁定位为伊朗最重要的要求,对日方说明这将是迈向与美国对话的第一步。据悉,伊方将委托安倍向美国总统特朗普传递这一主张。

根据共同社的说法,原本伊朗对美国政府的正式要求是:美国重返核协议、撤销制裁并补偿因制裁遭受的损失。然而,伊方似乎认为美政府全盘接受的可能性较低,因此欲通过日本明确转告特朗普恢复原油出口是最优先事项,从而迫使美方让步。

美国合众社认为,美伊双方都对战争缺乏兴趣,希望紧张局势平息。这就是为什么伊朗和美国都渴望进行调解。日本作为调停者的主要作用在于,找到一个挽回颜面的方案,使各方看起来都不像输家。它必须制定启动“认真和有意义”的谈判的一般原则。虽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至少它可以启动这个过程。

就日伊会谈能否取得实效,不少分析人士表示悲观。

政治风险咨询公司Teneo的日本政治问题专家哈里斯说,安倍的访问很可能是象征性的,因为只有美伊这两个主要国家才有真正的权力来实现任何突破。日本可能是中东地区能源出口的一个重要消费国,但它不是一个军事角色,因此在干预冲突方面,它的影响力相对较少。换言之,安倍没有胡萝卜和大棒来诱使冲突迅速得到解决,他将不得不专注于改善双方之间的信息流动,同时提出解决争端的办法。

《日本时报》则认为,安倍必须展示出影响美国决策的能力,这将考验他与特朗普关系的强度。另一个挑战是,战后的日本政府没有调解国家间冲突的历史。此次斡旋成功与否,将影响未来的外交接触。这意味着失误不仅将影响这一努力,而且将影响未来的潜在机会。

该报指出,安倍此行固然得到俄罗斯和欧盟等国家和地区的支持,但他没有任何影响力来吸引或迫使华盛顿或德黑兰进行谈判。他还面临以色列和沙特等国的强大阻力,这些政府宁愿德黑兰被孤立。如果安倍空手而归或陷入尴尬,失败可能会鼓励强硬派,并进一步加剧紧张局势。

美国要什么?

“安倍此访绕不开一个核心问题,就是美国在对伊政策上的诉求究竟是什么?”刘中民说。

特朗普政府近期不断向伊朗发出呼吁,称美国愿意“不设前提条件”与其对话。另一方面又在7日将伊朗最大的石油化工集团列入制裁对象,显示了维持施压路线的方针。伊朗对此做出坚决回应,称不理会美方的文字游戏。扎里夫在推特上上传视频,用一名伊朗妇女无法给残疾的儿子买义肢的悲剧,控诉美国搞经济恐怖主义。伊朗外交部还拒绝法国总统的提议,即伊朗与其他国家恢复核协议谈判时应该增加弹道导弹项目议题……

“美国在伊朗问题上没有特别清晰的目标。更迭伊朗政权、发动有限战争,这些恐怕都不在美国对伊政策议程上,”刘中民说,但现在有一点比较清晰,那就是美国几乎用尽政治、经济、外交,包括一定的军事威慑手段对伊朗施压,引起中东地区的局部紧张,再从沙特等盟友身上捞取好处。

令人不安的是,即便特朗普、国务卿蓬佩奥等人都说不谋求对伊战争和政权更迭,但随着美伊关系紧张,伊朗以外地区的摩擦和不稳定因素上升,叙利亚、也门、伊拉克均可能出现美国所不能掌控的偶发事件(真主党近日称该武装组织拥有精确制导导弹,可深入以色列,等等)。

“出于对这些问题的担忧,我认为美国想把处理伊朗问题的节奏适度放慢,它会有一个观察和应对的过程,通过施压逼迫德黑兰谈判。”刘中民说,“从这个意义上说,安倍此行对缓解剑拔弩张的美伊对抗有帮助,使问题适度降温。但在短期内要促成美伊从对抗迅速走向缓和,是不切实际的。”

再看伊朗的态度。伊朗在美国的重压下,难以迈开谈判的步子——若真如此会被国内视为屈服于美国高压,动摇鲁哈尼政权的合法性,也不利于其占据履行伊核协议的道义制高点。因此,刘中民判断,假设如日本分析人士所言,伊方受邀参加G20峰会,那么它可能利用这一多边场合传递坚定履约的立场,占领道义制高点。但伊朗不会选择在这一场合与美国会谈。况且,伊朗现在妥协没好处。美伊40年积累下来的不信任,使伊朗怀疑:一旦谈判开启,究竟能走到哪一步?那时主动权还在不在自己手里?

王少普认为,安倍此访能起到稳定日伊经济关系的效果,也能扮演在美伊间相互沟通传话的角色。但美伊能否改善关系,仍取决于双方立场是否真正改变。

来源:上观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