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松:“塔利班以战促谈对美‘极限施压’”,《文汇报》
发布时间: 2019-07-06 浏览次数: 10

201976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钮松研究员在《文汇报》发表评论文章《塔利班以战促谈对美“极限施压”》(见《文汇报》201976日第4),全文如下:

塔利班以战促谈对美“极限施压”

629日,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在卡塔尔首都开启2018年以来的第七轮和谈,其议题仍旧涉及反恐承诺、外军撤离、阿富汗内部对话及永久停火等双方的核心关切。而在此之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5日临时经停阿富汗时,便为美国与塔利班的新一轮和谈大造声势。

塔利班通过密集外访扩大国际空间

蓬佩奥指出:我们已向塔利班表明,我们准备撤出我们的军队。我想说清楚的是,我们仍未商定出一个这么做的时间表。关于恐怖主义,我们已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并几乎准备达成一份草案,它勾勒出塔利班与阿富汗同胞一道确保阿富汗的土地不再成为恐怖分子避难所的承诺。蓬佩奥还指出,美国希望在今年91日前与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

通过蓬佩奥的话语,美国对于此次谈判的急迫性可见一斑。当前叙利亚与伊拉克的总体局势有明显好转,美国在大中东地区正集中力量遏制伊朗,并对其展开斗而不战的极限施压,确保阿富汗内部权力格局的相对平稳则有利于美国避免陷入左右开弓的不利境地。

美国急于为自己发动的阿富汗战争画上句号,因此在与塔利班的谈判中并不占据优势。从2001年武力推翻塔利班政权对阿富汗的统治,到近年清晰认识到塔利班在阿富汗卷土重来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再到迫切期望与塔利班之间实现和平,美国耗费了18年的时间。美国在阿富汗问题上似乎回到了原点,其在18年前的战略目标没有完全实现,无论是当年的基地组织还是后来的伊斯兰国,都正在阿富汗展开恐怖竞争。

美国与塔利班的系列谈判一定程度上也是国际社会在反恐与去极端化方面合力推进的结果。塔利班政权因庇护和藏匿本·拉登而被美国借“9·11”之机强势推翻,但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之间有着本质差异。国际社会期望将塔利班融入阿富汗和平进程中去,阿富汗塔利班也通过密集访问伊朗与俄罗斯等国来不断扩大其国际空间,并以此来对美施压。

塔利班对美国及其支持的阿富汗新政权进行了长达18年的持久战,在此轮谈判过程中,继续娴熟运用以战促谈的极限施压方式,力图促使美国在阿富汗和平进程中更加重视来自塔利班方面的关切与诉求。71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市中心,距离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不足2公里的一座军营发生惨烈的汽车爆炸事件,阿富汗卫生部官员称有至少40人死亡、116人受伤,塔利班宣布对此事件负责。除了喀布尔之外,坎大哈、帕克提亚和昆都兹等地近日也发生多起袭击事件。

塔利班和谈期间的武力袭击虽然主要是针对阿富汗军队,但其矛头更多是针对美国为首的驻阿联军。塔利班在多哈的政治办事处发言人苏海尔·沙欣指出:我们的主要关切是确保宣布撤军时间表。当外国军队撤军时间表在国际代表们面前宣布之时,我们将开启与阿富汗方面的谈判,但是我们将不会与喀布尔当局会谈并视其为政府。

美国在和谈中难以克服矛盾心态

即便如此,美国为了加快与塔利班之间的和谈进程,对塔利班来势汹汹的系列袭击活动视而不见,这反映了美国与塔利班之间的某种心照不宣。既不想完全失去对阿富汗事务的掌控,又不得不力推与塔利班之间尽早化敌为友,再续20世纪90年代时的友情,这便是美国在和谈中难以克服的矛盾心态。

美国与塔利班之间的和谈已经过了数轮,阿富汗政府对两方之间的和谈也持有矛盾的心态,既期望塔利班能够在美国的不懈努力下参与到阿富汗和平进程中来,更希望能保住现有的主导地位而避免边缘化。

美国力促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实现和解,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自说自话。塔利班既是阿富汗的一支有着浓厚宗教色彩的武装组织,又具有一定的政权化形态。塔利班政权曾对阿富汗大部分国土实施过有效的统治,2001年其全国政权被美国武力推翻后,仍以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的名义开展活动。2013年,塔利班在多哈设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政治办事处,这招致阿富汗政府极大不满。

塔利班完全不承认阿富汗政府的合法性,认为其是美国的傀儡。在塔利班的政治理念中,美国才是唯一的谈判对象。塔利班糅杂伊斯兰教义、部落传统与现代国家观的政治思想与价值观,在阿富汗民间仍有着较强的影响力。不仅如此,塔利班已从2001年的几近销声匿迹逐步卷土重来,目前已占据阿富汗的半壁江山。

就此次和谈期间的连环袭击,阿富汗总统加尼便进行了强烈的谴责,认为塔利班毫不在意和平,政府与塔利班之间仍旧有着巨大的信任鸿沟。阿富汗已处在十字路口上,阿人治阿仍旧是阿富汗国运走势的关键所在。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