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志强副研究员就美伊关系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
发布时间: 2019-07-18 浏览次数: 21

2019717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邹志强副研究员就美伊关系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见《第一财经日报》2019718日第A05),全文如下:

伊核问题让油价左右为难:美国情绪乐观,伊朗却态度强硬

美国和伊朗在谈判的问题上先后放出全然相反的信号,引得油价随之上下波动。

首先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与伊朗之间“取得了许多进展”。而这一说法迅速被伊朗方面否认。同一日,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更是威胁将进一步突破2015年伊核协议的规定。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表示,当前美国对伊朗实行极限施压和严厉制裁,双方几乎不存在谈判的可能性。但是他也表示,双方在当下有私下接触的可能性,避免局势进一步恶化。

5月以来,外界对于美伊之间会爆发直接冲突深表担忧。在此期间,海湾地区发生了6起针对油轮的袭击事件,伊朗击落一架美国无人侦察机,而随后美国曾计划空袭伊朗,但是特朗普在最后一刻取消了行动。

美国释放乐观情绪

首先美国方面主动出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16日的白宫内阁会议上表示,伊朗已经表示做好了就弹道导弹计划进行谈判的准备,并表明这是美经济制裁施压下的结果。

特朗普在同一场内阁会议上也透露出了乐观情绪,他说:“我们将看看会发生什么。但已经取得了很多进展。”特朗普没有说明取得进展的细节。

他进一步释放出和解信息,表示华盛顿愿意帮助德黑兰。“我们会对他们好,与他们合作。我们将尽我们所能帮助他们,但他们不能拥有核武器。顺便说一下,我们不是在寻求政权更迭”。

特朗普关于美国和伊朗的和解有所进展的说法,让外界大感意外。这立即在市场上得以反映,在美东时间16日下午,WTI原油一度下跌2美元,跌幅达4.2%

蓬佩奥和特朗普透露出乐观情绪的时间点也耐人寻味,因为此时,伊朗外长扎里夫正在纽约参加联合国会议。

美国官员11日曾向媒体透露,尽管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624日将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列入制裁名单,但是当前并不会立即执行这一制裁。

14日,美国官员表示已经向扎里夫发放了美国签证,使其能够在接下来的一周抵达美国参加联合国的会议。伊朗常驻联合国代表处在当天表示,扎里夫已经到达了纽约。

蓬佩奥在先前的采访中对此解释道,虽然美国批准了扎里夫的签证,但是会限制其在纽约的行动,只允许他在联合国总部、距离6个街区以外的伊朗常驻联合国代表处活动,以及可以前往伊朗常驻联合国代表的官邸。

在问及他本人或其他美国官员是否会在本周以及在9月的联合国大会上与扎里夫会谈时,蓬佩奥拒绝发表评论。

对于双方是否可能在纽约私下接触并取得一些进展,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邹志强说,“双方依然有私下接触的可能,美伊两国都没有意愿开战,竭力避免爆发直接冲突,伊朗也更希望缓和关系,随着形势日益紧张,双方有可能通过私下接触避免事态发展失控。”

邹志强表示,从先前的经验来看,这似乎也符合特朗普处理相关国际事务的行事风格,先极限施压再进行谈判。

伊朗方面态度强硬

然而让外界值得宽慰的消息并没有维持多久,白宫内阁会议上蓬佩奥和特朗普发言传出后不久,伊朗常驻联合国代表处发言人就迅速在推特上发推澄清,“伊朗的导弹绝对不会与任何人或者国家进行谈判”。

受此因素影响,油价立即反弹了2%

蓬佩奥在内阁会议上的说法似乎是针对扎里夫先前的发言。扎里夫的表态是,如果美国想要就导弹计划进行谈判,就应停止向伊朗地区对手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出售武器。

扎里夫15日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一旦特朗普政府取消自去年开始的制裁,那么谈判的空间是敞开的。主持人进而询问谈判是否可以包括弹道导弹计划时,扎里夫回答说:如果他们想就我们的导弹进行谈判,那么他们需要首先停止向我们地区出售包括导弹在内的各种武器。

长期以来,伊朗认为其弹道导弹计划是防御性的,不可谈判。

而扎里夫就美伊谈判的态度,与伊朗总统鲁哈尼14日在电视讲话中的表态相似,当时鲁哈尼表示,如果美国政府愿意解除制裁并且重返在去年退出的2015年伊核协议,那么伊朗愿意与美国进行会谈。

欧亚集团的伊朗研究员罗姆(HenryRome)表示,扎里夫对于谈判的讲话可能被外界误读,而蓬佩奥做出的回应是基于这种错误的认识。

罗姆表示,从伊朗迅速发表回应就可以看出端倪。他说,“导弹计划既是敏感的话题也是一条红线,伊朗已明确表示他们不会讨论这一议题。如果他们没有立即澄清这一点的话,会引发伊朗国内强硬派的愤怒,这将威胁到扎里夫已经动摇的地位。”

此外,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16日也发表了强硬立场,他表示德黑兰将继续取消核协议对其核活动的限制,并对伊朗油轮被英国扣押事件进行报复。

哈梅内伊谴责英国、德国及法国未能履行协议所规定的义务,让伊朗恢复国际贸易,尤其是遭美国制裁的伊朗石油出口。

哈梅内伊之前就批评欧洲强国不敢与特朗普唱反调。但这是哈梅内伊首次明确表示将进一步违反核协议,无视欧洲要求伊朗恢复遵守浓缩铀限制的呼吁。

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美国和伊朗进行谈判的可能性有多少,邹志强表示:“当前美国对伊朗实行极限施压和严厉制裁,包括制裁伊斯兰革命卫队和最高领袖,提出的要求伊朗不可能答应,所以实则是关闭了谈判的大门,双方几乎不存在谈判的基础。”

但他也表示,双方在当下有私下接触的可能性,避免局势进一步恶化。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