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正龙:“土美安全对话引关注”,国际网
发布时间: 2019-07-29 浏览次数: 10

2019729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顾正龙研究员在国际网发表评论文章《土美安全对话引关注》,全文如下:

土美安全对话引关注

2019722-24日,美国叙利亚问题特使杰姆斯·杰弗里在安卡拉就土耳其计划在叙利亚北部设立安全区问题与土耳其官员举行安全对话。这轮对话是在土耳其从俄罗斯购买S-400防空导弹系统后,美国宣布土耳其将不可能继续参与美F-35战机项目的制裁措施,造成两国关系持续紧张的背景下举行的,因此引起国际媒体的广泛关注。

土美对话目的不同

据土耳其军方725日透露,尽管土耳其与美国就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撤军达成原则协议,但仍有大约1000名人民保护部队武装分子留在叙利亚北部城镇曼比季。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库尔德工人党的叙利亚分支)惊人的发展,库尔德工人党借助于其民兵组织获得西方大国特别是美国大力援助的人民保护部队在对抗伊斯兰国组织的地面战中树立起威望的方式,以及它对叙利亚不可忽视的一部分领土的控制,都令安卡拉十分担心。土耳其武装部队在叙利亚境内参与了4次行动,目的是阻止库尔德民主联盟党的发展,试图给其带去决定性打击。

分析人士指出,叙利亚局势的变化最受安卡拉的关注。就美国而言,土美安全对话的目的是为避免土耳其人与库尔德人再度发生军事冲突,而土耳其则希望美国支持在叙利亚北部设立安全区的主张。土美双方在安全区问题上存在很大分歧。美方反对使用“安全区”这一名称,原因是认为这种叫法会向叙利亚以及支持巴沙尔政府的俄罗斯和伊朗传递“错误信息”;而使用“无‘伊斯兰国’区”,意在向上述国家显示,土美的行动旨在打击极端组织而非针对巴沙尔政府。

五大阻力

土耳其虽然希望与美国尽快就设立安全区问题达成协议,但同时又抱怨美国故技重演,如同此前阻碍落实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撤离叙利亚北部曼比季的路线图一样,企图阻碍设立安全区进程,土耳其在安全区问题上已对美国“失去耐心”。如果设立安全区的要求得不到满足的话,土耳其将在幼发拉底河东岸发起越境军事行动,土耳其可能采取的行动会极大地影响叙利亚局势走向。

美国在这次与土耳其的对话时强调,美国是作为土耳其人与库尔德人之间调解人角色参与其中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宣布暂缓从叙利亚撤军,作为多国部队一个组成部分的存在形式,将在叙利亚东北部库尔德人地区继续驻军,继续打击“伊斯兰国”恐怖分子,但特朗普拒绝讨论驻军人数和撤离的具体日期。海湾一家智库的分析文章指出,土美双方就设立安全区问题的对话如果还希望继续的话将面临以下五大困惑:

1、土美对话是在压力和威胁的环境下下进行的。安卡拉在对话中显示出急于求成的想法,安卡拉企图通过不断地在地面集结军队,在边境地区部署重兵和重武器以及发动空中攻势的压力情况下,促使达到在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地区设立安全区目的。有消息显示,库尔德民兵武装自719日起已开始从一些边境地区撤离。即便如此,任何可能达成的协议也是在不情愿情况下的权宜之举。

2、库尔德方面一直对美国在土耳其人与库尔德关系问题上能发挥的重要作用寄予希望。然而,当土耳其在边境地区大力增兵的时候,并没有给库尔德人提供军事保障和支持。鉴于美土目前的紧张关系,看来美国不希望与土耳其的紧张关系升级。形势发展也会促使库尔德民兵意识到对其不利,为避免在冲突中蒙受更大损失,希望有一个和平解决方案。然而,显而易见的是任何可能达成的协议都不能确保避免土耳其人与库尔德人之间随时可能发生的冲突。

3、被忽悠的话题。对话中达成的有关分歧的谅解,不足以让土耳其最终放弃在土耳其人和库尔德人之间设立安全区的要求,也不可能就此冲突性质进行讨论,因为土耳其坚持认为库尔德武装是个危险的恐怖主义组织。库尔德人也绝不会放弃在叙利亚境内立足扩张的计划。

4、引人注目的是,叙利亚政府并没有参与美土之间的双边对话,但对于可能达成的安全安排的结果并非无动于衷。尤其关于幼发拉底河东岸的兵力部署可能会达成在以美军为首的西方军队庇护下有利于库尔德人的安全安排深感不安。

5、另一个影响美土对话取得成效的重要因素是土耳其购买俄罗斯的S-400反导防御系统。土耳其身为北约成员,受到了主要来自美国的报复威胁,后者希望不计一切代价阻止安卡拉向俄罗斯购买这些防御性武器系统。华盛顿认为这其实意味着俄罗斯很可能接触到与北约军事系统有关的敏感信息,从而导致其部分失败,随着S-400交付,紧张也在加剧:美国宣布不向土耳其交付其购买的F-35战斗机,取消在亚利桑那州和佛罗里达对土耳其F-35战斗机飞行员的培训,停止土耳其参与F-35的生产计划等,生效决策和威胁名单在不断加长,土耳其承受着巨大压力。

土美关系充满不确定性

多年来,土耳其与美国令人担忧的关系一直在走下坡路,围绕一系列问题的分歧与日俱增,然而,美国决策者和国家安全问题专家仍普遍认为,尽管表面上存在敌意,但土耳其国家安全精英仍将美国视为不可或缺的盟友,如果不与美国政府合作,安卡拉无法确保自己的国家利益。因此过于仓促地下结论认为土耳其将疏远其西方盟国和伙伴关系却是错误的。对于安卡拉而言,北约仍是一种别的任何大国都无法提供的安全保障,土耳其领导人非常清楚这一点。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该国无条件地站队美国,安卡拉与华盛顿在过去几年争端不断,特朗普的狂妄自大在未来几个月恐怕不会让紧张程度下降。安卡拉将重新确立与西方大国关系,避免过度依赖。国际关系不是一场零和博弈,与不同对话者建立多样化的伙伴关系对土耳其而言,并不意味着与传统盟友决裂。

综上所述,美国与土耳其之间进行的有关库尔德问题的安全对话可能达成的谅解都将是暂时的,而且隐藏着土耳其-库尔德冲突升级的危险,也不包含导向建立安全区的可能性。未来的趋势充满着不确定性。

来源: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