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松研究员就美国力组“护航联盟”接受澎湃新闻网采访
发布时间: 2019-08-10 浏览次数: 10

201989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钮松研究员就美国力组护航联盟接受澎湃新闻网采访,全文如下:

美国力组波斯湾“护航联盟”,盟友各有何种不同考量?

美国新任国防部长埃斯珀访问亚洲,其任务之一就是为美国计划组建的波斯湾“护航联盟”招揽成员。但日本防卫大臣岩屋毅8日在与埃斯珀会谈后仍然没有明确表态,称还要综合判断。此前日本也几次表达了暂不参加的态度。

与日本的犹豫相反,英国和以色列相继宣布加入美国牵头的所谓“护航编队”。德国已明确拒绝参加,韩国也与日本一样仍在考虑之中,法国与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则表示更愿意加入欧洲主导的“联合舰队”。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 5日报道,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称,30多个国家于上周参加了美国中央司令部有关护航编队的会议,并作出了不同程度的承诺。埃斯珀预估,会有更多的国家在不久后发布有关护航编队的声明。你很快会看到各国加入护航编队埃斯珀说。但日本共同社4日指出,美国政府其实邀请了60多个国家加入护航编队,可能并未得到广泛的赞同。

各国或支持、或犹豫、或拒绝的态度,是出于何种考量?美国的波斯湾“护航联盟”计划前景如何?

以色列“支持”的多重考量

当地时间86日,以色列宣布将加入美国主导组建的所谓波斯湾护航编队,成为继英国之后第二个参加所谓护航编队的国家。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6日援引以色列新闻网站Ynet消息称,以色列外长卡茨在以色列国会外交事务与国防委员会的闭门会议上表示,以色列将为美国主导组建的所谓波斯湾护航编队提供情报方面以及其他未指明领域的援助。

卡茨在会议上指出,他近日会见了一位不具名的阿联酋高级官员,与其共同讨论了“伊朗的威胁”,达成了“实质性协议”。卡茨表示,他希望以色列参加美国牵头组建的“护航编队”可以促进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间的关系。

不过,卡茨在会上并未阐明,以色列海军是否会派军舰前往波斯湾参与“护航编队”。据Ynews分析,目前看来,以色列对护航编队的参与将仅限于情报共享方面。

对此,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钮松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在中东地区共同对付伊朗这个目标上,以色列与美国间存在高度的战略一致。至于以色列宣称只在情报方面提供支持,是基于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关系的现实。钮松分析称。

钮松强调,虽然以色列与沙特、阿联酋等国近一两年来公开互动频繁,但还没有发展到以色列军舰可以公开游弋波斯湾的程度。“远离国土的护航军舰涉及在沿岸地区的后勤补给与保障等工作,这需要护航军舰国与海湾国家之间密切的政治与军事互动。”钮松说,“当下,以色列与海合会国家间关系还远未走到这一步。”

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则指出,从立场上来讲,以色列必定要支持美国,因为以色列希望把伊朗当作共同的敌人,以此来促进敌视伊朗的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

“这么做对以色列是极为有利的,因为以色列长期被阿拉伯国家包围,为了自身的安全它需要找到一个突破口。”李伟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此前以色列尽管在外交层面突破了约旦和埃及两个邻国,但目前以色列和两国还处于冷和平的状态。假使以色列能和沙特等海湾阿拉伯国家实现公开交好,那么以色列的安全局势将会缓和很多,此外,从目前来看,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进一步发展关系的条件也比较成熟了。”

李伟建认为,以色列宣布参加美国主导的“护航编队”,其背后还有一层目的,即转移注意力,使各国聚焦于伊朗问题、聚焦于波斯湾局势之上,而不再密切关注巴以问题以及美国和以色列正在推动的“世纪交易”。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长期以来,以色列海军仅在地中海、亚喀巴湾以及红海活动,其舰队主要以轻型护卫舰、导弹艇、海岸巡逻船与支援船只为主,现役总兵力约1万人。

“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以色列海军进入波斯湾的可能性较低。”钮松总结称,“鉴于美以共同遏制伊朗并不是一个新的话题,两者本身围绕伊朗就有较多的情报交流,因而以色列的此番表态主要是表达对美国的鲜明支持态度。”

英国“脱欧投美”愈行愈远?

至于英国,其皇家海军已派出军舰前往波斯湾。据英国《卫报》5日消息,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大臣多米尼克拉布表示,为了应对日益增长的威胁,英国决定派出两艘军舰与美国海军战舰合作开展护航行动。拉布还表示,英国敦促其他国家也加入美国组建的护航编队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此前消息,英国皇家海军目前有1艘驱逐舰、1艘护卫舰、4艘扫雷舰与1艘辅助支援舰驻扎在波斯湾地区,其中驱逐舰与护卫舰分别为45型驱逐舰邓肯号与23型护卫舰蒙特罗斯号。

据路透社5日报道,英国皇家海军军舰已和美国海军战舰在波斯湾执行了海上安全任务,以保障商船在霍尔木兹海峡的通航。这是在悬挂有英国国旗的油轮被伊朗扣押后,英美两国首次进行的联合巡航。对此,英国政府强调,加入美国主导的护航编队是约翰逊首相上任以来英国推进的最重要的非脱欧外交事务。

据《卫报》此前报道,英国前外长亨特曾于722日提议同欧洲国家组建欧洲联合舰队巡航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以保障欧洲油轮的通航安全。该提议曾得到了法国、意大利与丹麦等国的初步支持。

“自约翰逊政府上台以后,英国‘硬脱欧’的举措日益明显,其参与美国版的‘护航编队’计划,实际上是对欧洲版本护航编队设想的全盘否定。”钮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74日,英国海军以涉嫌违反欧盟制裁、向叙利亚输送石油为名,扣押了运输伊朗石油的格蕾丝一号油轮。对此,伊朗誓言要进行回击。719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霍尔木兹海峡扣留了悬挂英国国旗的史丹利帝国号及其23名船员,指责该油轮冲撞伊朗船只,违反国际海事法。

对此,钮松分析称,英国利用英伊之间的油轮扣押问题做文章一事,进一步将英国在脱欧问题上强硬而急切的心态暴露无遗。“尽管英国一方面宣布加入美国的护航编队,一方面又宣称对伊政策不会发生改变,但英国的这种说辞无法令其他欧洲大国和伊朗信服。”钮松说,“这实际上反映了在伊核问题上,英国出现了偏向美国,撇开欧洲的趋势。”

李伟建认为,由于美国的“护航编队”从某种意义上讲象征性更大,因而在约翰逊政府上台后,英国选择跟美国站在一起,也是为了获得美国在“脱欧”事务上对英国的支持,因为假使脱欧后英国不和美国抱团,那么其在外交上就会被孤立。

“英国历来是欧洲国家当中跟美国走得最近的,之前英国也跟随美国一起参与了后者在中东发起的一系列行动。”李伟建强调称。

欧洲版护航编队的“独立倾向”

与英国的积极参与相比,美国在欧洲大陆的重要盟友——德国对美牵头的“护航编队”就甚为“冷漠”了。据新加坡《联合早报》731日报道,美国驻德国大使馆曾于7月底发表声明,正式要求德国加入美组建的护航编队协助维护霍尔木兹海峡的安全,共同对抗伊朗

但德国外交部发言人布格尔于730日指出,德国一贯认为,外交途径仍是缓解波斯湾地区紧张局势的优先选项。布格尔强调,德国不会参与美国对伊朗的极限施压。布格尔还表示,现在谈论德国会以何种形式支持或参与波斯湾护航编队为时尚早。

据土耳其广播电视公司(TRT731日报道,德国政府一发言人730日表示,德国政府认为在波斯湾组建欧洲舰队的想法值得考虑,德国将与其伙伴就此事继续保持密切接触。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86日消息,德国外长马斯于5日在访问波兰时重申,德国认为,美国组建所谓的护航编队无益于缓解波斯湾紧张局势,德国不会加入该护航编队。马斯指出,德国始终认为,美国对伊朗的极限施压政策是错误的。

据路透社724日报道,德国此前曾表示,正在研究是否加入英国提议组建的欧洲舰队。与此同时,西班牙、荷兰与波兰也正在研究参与欧洲舰队的事宜。

“欧洲版本的‘护航编队’计划有着多重考量。”钮松分析称,“首先,西亚北非地区在很大程度上被欧洲视为其‘后院’,欧洲尤其希望在维护中东关键水道的通行安全上掌握主动权;其次,欧盟不认为美国主导的护航编队能够发挥应有的作用,也不愿意为美国而完全开罪伊朗。”

钮松强调,英、法、德是欧盟最主要的“三驾马车”,“硬脱欧”背景下的英国改投美国的“护航编队”计划,削弱了欧洲国家在与美国就护航编队问题展开竞争的能力,使‘欧洲舰队’落地的可能性大大减少。

“德国明确拒绝加入美国的护航编队,实实在在地反映了美欧在伊核问题上的矛盾持续加深,因为德国不仅仅是拒绝加入,而且是强烈地反对美国的护航编队计划。”钮松说。

李伟建则认为,在波斯湾巡航问题等中东事务上,由于目前特朗普政府治下的美国作为盟友并不“靠谱”,其有关中东事务的立场较以往存在重大变化,因而欧洲国家当下均表现出了一种外交独立,不追随美国的倾向。

日韩“投桃报李”VS“能拖就拖

据日本共同社7日报道,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6日在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以及日本防卫相岩屋毅会谈时表示,每一个国家都享有在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所谓自由航行的权利,我认为日本应该着重考虑此事(指参加所谓的护航编队),我会和他们就此事展开讨论的。埃斯珀说。

日本防卫相岩屋毅则在稍后告诉记者,日本会慎重研究其可在美方主导的“护航编队”中起到怎样的作用,同时将日本自身的原油需求以及日本与美国、日本与伊朗的外交关系纳入考虑范围。

在此之前,虽然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已于722日前往日本洽谈日本参与波斯湾护航编队一事,但是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于23日表示,日本的态度没有改变,不会考虑派自卫队参与美国提议组建的波斯湾护航联盟

对此,钮松认为,虽然日本海上自卫队长期参与打击索马里海盗的护航活动,但是日本与伊朗的关系一直较为平稳,再加上日本也是调节美伊关系的一个重要渠道,因而总的来看,日本对美国兜售的“护航编队”计划态度较为消极。

至于韩国方面,据《韩国先驱报》5日消息,韩国国防部长郑景斗将于9日与到访的美国防长埃斯珀举行会谈,会上双方或将讨论韩国参与美国牵头的波斯湾护航编队一事。

据路透社此前报道,韩国海军“清海舰队”自2009年以来一直驻扎在亚丁湾,与美国、欧盟以及非洲国家合作打击海盗。据韩国2018年国防白皮书显示,清海舰队包含1艘排水量4500吨的驱逐舰、1山猫反潜直升机与3艘快艇,总兵力302人。

之前博尔顿于723日访问韩国时,也曾与韩国讨论韩方参与波斯湾护航编队一事。

“韩国长期以来配合美国在中东地区参与诸多军事行动,以换取美国的资金‘投桃报李’。”钮松分析称,“韩国在中东有着大量的石油利益,特别是与阿联酋全方面合作关系密切。事实上,韩国在波斯湾沿岸的阿联酋有军事存在。”

钮松指出,鉴于韩国外交有着明显的追随美国的倾向,因而尤其在目前回应美国“护航编队”计划的国家寥寥的情况下,韩国加入美国“护航编队”的可能性较高。

李伟建则表示,由于日本与韩国不仅从伊朗进口石油,尤其日本还在伊朗有不少投资项目,因而尽管现在日韩与伊朗的商贸往来因美国制裁被迫暂停,但从长远考虑,日韩两国并不愿意把和伊朗的关系弄僵。

“目前来看,日韩两国在参与美国‘护航编队’一事上或许会能拖就拖。”李伟建说,“在美国施压不够大的情况下,日韩两国恐无意愿去趟波斯湾的浑水。”

来源:澎湃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