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正龙:“中东会爆发一场大战吗?”,国际网
发布时间: 2019-08-13 浏览次数: 10

2019812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顾正龙研究员在国际网发表评论文章《中东会爆发一场大战吗?》,全文如下:

中东会爆发一场大战吗?

2011年中东地区爆发阿拉伯之春以来,几乎每月都发生武装冲突事件,约在近10个国家的边界上发生了武装冲突,还见证了一场地区内外势力广泛参与的打击伊斯兰国的反恐战争。在此期间,边界被分割,政权被更迭,难民潮汹涌澎湃。多年来,中东地区的民众已经习惯处于战争状态,或大规模的战争行动。

在中东,战争以不同方式一直真实存在

中东的冲突如此频繁,复杂,以至人们担心在叙利亚战场,美国和俄罗斯之间、俄罗斯和土耳其之间、以色列和伊朗之间会不会发生战争。一年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与世界大国2015年达成的核协议,恢复经济制裁,引发美国和伊朗之间的紧张局势升级。今年7月,华盛顿和德黑兰之间差点发生直接军事冲突,当时美国指责德黑兰策划了两起针对波斯湾地区油轮的袭击,伊朗对此予以否认。为了向世界证明正是伊朗暗中支持袭击,五角大楼公布了图片和视频认定袭击是伊朗所为。但大多数专家对此都不认可,只有英国表示几乎确信伊朗是袭击的罪魁祸首。然后,在一枚伊朗导弹击落一架美国无人机后,美国下令进行反制空袭,但在最后一刻被取消。总之,尽管一些国家认为伊朗可能是袭击油轮的责任者,但很少有国家准备支持美国打击伊朗。因为打击伊朗有可能给原本就不稳定的地区造成灾难性后果。

据英国媒体报道,此前被伊朗扣留的Stena Impero号油轮之所以误入伊朗水域是因为其GPS信号遭遇了伊朗方面的欺骗干扰”“欺骗干扰是指GPS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其GPS设备被故意干扰而显示虚假信息的行为。英国政府通信总部GCHQ和军情六处MI6调查伊朗情报机构是否向悬挂英国国旗的油轮的船长发送了欺骗信号。此外英国方面一名安全人士称:俄罗斯拥有干扰GPS的技术,而且可能帮助了伊朗。他还表示,这将使英国航运极其脆弱,并将引起该地区皇家海军军舰的严重关注。

据广泛报道,位于五角大楼的美国网络司令部对该地区策划油轮袭击的伊朗组织发动了网络攻击。接着发生的油轮爆炸、直升机被击落、兵营被轰炸、导弹发射、海上对峙、海峡安全受到威胁,在波斯湾、利比亚和也门等地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直接威胁,战争气氛甚嚣尘上。一些当事方认为,这些事件虽然未酿成大规模的战争,然而却是“用其他方式呈现的真实战争的存在”,呈现出地区和国际各种势力的意志和实力的较量。这样的事件如果不断反复下去,中东会爆发一场大战吗?成为人们担心的话题。

中东战争的特点

设在阿布扎比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智库《未来研究中心》今年81日发表该智库董事穆罕默德·阿卜德斯拉姆博士题为《战争游戏》的文章指出,中东战争的历史远非限于内战和国内革命而引发,该地区曾经历了几次区域性战争浪潮,集中在两个战争圈,第一个圈子是阿以冲突,发生了5次中东战争。第二个是三场毁灭性的海湾战争圈。值得一提的是,以色列和伊拉克是这两个战争圈的主要参与者。所有这些战争的结果是中东地缘政治图被改写,并给该地区带来了极大的安全威胁。这些战争具有以下特点:

1.几乎所有战争都是多边的,无一例外地包括地区大国势力和区域外的大国势力的干预,这些势力在多国部队中起主导作用,掌握战争行动的走向。

2.参与战争的军队基本上由正规部队组成,并以大型地面部队为主,其使用的武器包括地对地导弹和除核弹头以外的所有常规的杀伤性武器。

3.战争行动通常发生在边境无人区和人口密集的居民区,甚至在一些大城市周围,形成对首都的包围圈。

4.战争行动持续的时间各有不同,有的仅持续几天时间就告结束,有的要持续数年,较大规模的战争平均持续时间约在13个月左右。

5.在大多数情况下,战争造成的后果严重。当一个地区或一个城市在被占领或被收复后,战争留下了严重的破坏性创伤,原来的平衡被打破,国家被瓦解,政权被更迭,土地被占用或被清理,社会基本结构被改变,甚至出现大迁移和大屠杀的悲剧。

战争的关注点和教训

通过对中东战争的历史研究显示,“重大变革”通常是由国家之间的武装冲突或国家内部进行的主要武装冲突而出现。世界地图通过“战争浪潮”反复改写,如大规模入侵战争、宗教战争、殖民战争(和邪恶战争)、解放战争、人民革命、直至引发地区战争和全球战争。其中引人关注的看点是:

1.制定的战争计划被误读和受不情愿的规则影响,战争期间杀伤性武器升级,出现不对称战斗、回旋余地缩小、目标圈内平民目标的数量增加,加上网络媒体现场直播的效应,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家之间或联盟之间的主要纷争,通过战争带来可怕的后果比预估的情况更糟。

2.正是重大战争导致重大转折,其涉及国家的生存、领土主权或政权的更迭,政治压力、经济配额,维持现有政策的成本剧增,于是改变政策走向,使摩擦不断,为下一场战争埋设了隐患。

3.世界对全面武装冲突的概念起了巨大变化。随着当前军事变革,世界正目睹武装冲突领域的变化。随着代理人战争,混合战争、网络战争、飞行武器的发展,以及对陆军、空军和海军作战的新一代武器的配置,和对先进武器的竞相使用,世界正在见证作战武器的巨大变化,一些尚未尝试的战争武器可能在下一场战争中出现。

4.中东地区发生的重要战争的结局令人困惑。分不清这场战争究竟是一场内战,还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甚至连战胜战败的概念也不像过去那么明显。如果战争导致一个事实:它试图迫使它比试图改变它的结果更糟,它导致了这样一种说法的出现,即只有在其他手段用尽之后,才能使用武力,作为最后的选择。

5、在中东和阿拉伯海湾地区,那里的矛盾至今没有有效的解决方案,鉴于目前的状况,主要的有关各方很难长期相处。有分析认为,除非能达成一个交易或通过一次致命性的战争迎来巨大变化。

在中东,美国军力尚在,政治影响力不足

美国中东政策加剧地区局势不确定。过去70年,中东一直是美国最重要的地区之一。目前,美国在中东的军力尚在,政治影响力不足。美国的全球信任度下降和影响力危机表现为,华盛顿尽管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但已无力控制以民族、种族和宗教认同问题为基础的中东政治动态。

美国在中东的正当性危机已经通过从2003年入侵伊拉克开始的一系列失败显现出来。伊拉克战争使美国投入巨额资金,并造成4700名士兵死亡,3.2万人受伤。战争结果是伊拉克库尔德人、什叶派和逊尼派严重分裂,以及伊拉克政坛和社会对美国的不信任。现在,随着美国在该地区影响力下降,其采取的措施加剧了现有冲突,并且为其他全球性或地区性大国在中东地区展开较量提供机会,结果导致中东地区未来的不可预测和不稳定。

那么激烈反对美国在伊拉克开战并急于让美军撤出叙利亚的特朗普准备在中东地区发动一场新的战争吗?如果说,作为商人总统的特朗普不想在中东再发动一场美国可能赔本的战争的话,那么特朗普很可能为以色列及其阿拉伯伙伴的军事冒险行动开绿灯。以色列已成为一个能够挑战和忽略美国的强国。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内特尼亚胡就开始采取独立于美国的对外和国防政策,与俄罗斯和中国建立联系,这一政策一直延续至今。同时与海湾诸国也建立起政治和军事同盟关系。中东问题分析人士认为,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美国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的支持下,内塔尼亚胡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是当前中东事务的主要决策者。

国际大战谁主沉浮?

有分析认为,自美伊紧张关系升级以来,中东面临着该地区的大部分国家卷入一场结局难测的大规模战争的前景,全球经济也可能遭遇石油市场的致命螺旋式动荡。与美国及其盟友的军队2003年入侵伊拉克不同,这种闪电战不会发生在伊朗。目前,没有伊朗军队的准确数据,估计大约有90万官兵。此外,还必须加上民兵武装抵抗力量不低于300万,这将是一场严峻的战争,将对中东国家和美国本身造成巨大伤亡和破坏。与伊拉克战争不同的还有,没有人宣布愿意与美国人缔结对抗伊朗的军事联盟。即便是华盛顿的忠实盟友英国,也只是借外交大臣之口发表模棱两可的声明。

最有可能的是,不战不和的局面将持续到美国总统选举。特朗普在选举前夕不想看到军事失败。为了选票,他将坚持好战的调门,维护硬汉形象。

对于当下的国际大环境来说,在可见的未来,再次出现类似伊拉克战争的国际大战的可能性并不高。中东分析人士指出,没有任何一个地区国家或外国势力能够独立决定中东的未来。然而,如若再次爆发大战,哪里会变为主战场?依然很难断定。

来源: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