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正龙:“伊朗不排除与美军事对抗可能性”,国际网
发布时间: 2019-09-27 浏览次数: 11

2019927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顾正龙研究员在国际网发表评论文章《伊朗不排除与美军事对抗可能性》,全文如下:

伊朗不排除与美军事对抗可能性

由于华盛顿新的惩罚性措施不会促使伊朗对其政策做出重大改变,这使美国特朗普政府在伊朗问题上很无奈,正在面临艰难抉择。

因“霍尔木兹海峡油轮事件”和“沙特油田袭击事件”,美国和伊朗关系近期陷入紧张状态。美国五角大楼向沙特派遣数百名军人并运送武器,以帮助该国增强军事防御。对于美国的增兵决定,伊朗方面给出了强硬回应。针对上述事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重申,美国旨在避免与伊朗开战,而部署在海湾地区的美军是为了威慑和防御伊朗。他表示,美国正在努力寻求与伊朗的外交解决方案,但总统已准备好在必要时采取其他行动;如果这种威慑力继续失败,我相信特朗普总统将继续采取必要的行动。蓬佩奥这番谈话似乎表明,美国特朗普政府在伊朗问题上很无奈,正在面临艰难的抉择。

鲁哈尼出席联合国大会引人注目

924日,第74届联合国大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拉开帷幕。当外界以为伊朗代表团由于制裁等因素将集体缺席本届联大时,伊朗总统鲁哈尼以及伊朗外长扎里夫在最后一刻拿到了赴美签证,确保了本届联大上依旧能听到伊朗声音。不仅如此,美国总统特朗普923日甚至表示,他不能排除在联合国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晤的可能性,但尚未作出会面安排。面对特朗普的表态,鲁哈尼则开出了两个前提条件。首先,是美国必须重回谈判桌,与伊核六方会谈的其他5个国家共同协商2015年版的伊核协议。去年5月,特朗普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激化了美伊间的紧张态势。其次,停止对伊朗的制裁。扎里夫在近期接受美媒采访时提出了与美国方面达成新协议的希望,并坦露,如果美方以对核设施以监视换取早前的对伊制裁,伊朗总统或能在纽约与特朗普会面。对于这两个宿敌的领导人最终是否会在纽约联合国大会间隙会面,人们一度充满遐想。

据报道,伊朗还将向联合国大会提交“霍尔木兹海峡和平倡议”,并抗议企图将地区内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归罪于伊朗的做法。这份和平倡议旨在呼吁地区国家团结一致,共同保障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和阿曼湾的安全。此外,伊朗在和平倡议中还将明确反对域外势力介入本地区事务。值得注意的是,该和平倡议的英文缩写是“HOPE”,即希望之意。伊朗希望打造一个希望联盟,邀请波斯湾沿岸各国共同参与,保障地区安全。同时,据伊朗媒体报道,这份计划不只涉及安全,还包括经济领域。在联大期间,伊朗总统鲁哈尼届时除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外,将与联合国秘书长,法国、英国、日本、伊拉克、巴基斯坦等国家领导人会面。一同出席联大的扎里夫将在纽约联合国大厦与法国外长勒德里昂会面,双方就伊核协议最新情况、双边关系、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显示了伊朗在与美国在联合国过招过程中的从容不迫和游刃有余。

美伊盘算南辕北辙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独立智库Future Center UAE《未来研究》网站922日发表题为《伊朗如何应对美国新制裁》评论文章指出,伊朗仍在等待美国对伊朗下一步制裁升级的其他可能选择,这些制裁新措施可能并不限于在920日已经实施的制裁,即美国宣布对伊朗中央银行和主权财富基金等3家伊朗实体实施制裁,报复沙特石油设施遇袭事件,同时遏制伊朗与欧洲和亚洲的任何其他贸易活动。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这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制裁措施。据认为,美国对伊朗最大的经济制裁正在奏效,伊朗经济今年将萎缩约10%15%。也许可以说,特朗普总统行政当局在实地采取的程序性步骤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伊朗在下阶段处理美伊关系中能否能拿出新的替代方案。

然而,伊朗方面发出的许多信息则试图强调,华盛顿新的惩罚性措施不会促使伊朗对其政策做出重大改变。事实上,这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的角度来解释,最明显的是:

1.不同解读:鉴于美伊双方对峙持续升级,伊朗有一种趋势,它不再排除与华盛顿的军事对抗。这种趋势似乎可以从伊朗革命卫队的许多官员最近发出的威胁中可见一斑。另一点是,华盛顿严重依赖制裁机制的倾向表明,它不想寻求其他选择。在这方面,伊朗可能认为,这加强了它的立场,从而可能促使它采取进一步措施,寻求提高美国对其采取惩罚性措施的成本。920日,伊朗央行行长阿卜杜勒·纳赛尔在评论美国的新制裁措施时说,美国第二次对伊朗央行实施制裁,提出的指控老调重弹,这表明华盛顿没有找到向伊朗施加压力的新途径。

2.谈判优先:最近的趋势表明,美国政府继续认为有必要继续采用外交机制来解决与伊朗的悬而未决的分歧,这些分歧从核协议延伸到导弹计划和伊朗的区域作用,无论是通过双边沟通渠道,如此前,双方举行了秘密谈判,然后变成了公开谈判,为2015714日达成核协议铺平了道路,或者通过法国等寻求继续该协议的许多国家的调解作用。

3.停止支持:伊朗官员的谈话提示,华盛顿寻求通过新制裁实现的主要目标是:阻止或减少伊朗对该地区盟友的财政支持,无论是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还是一些危机国家的武装民兵。

4.利用可施压美国的国际环境:伊朗不希望将华盛顿可能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作出的反应与其他区域的或与美国有瓜葛的重大国际事件分割开,以此向美国施压。例如,美国暂停了为达成阿富汗危机的解决和美国大部分军队撤出阿富汗的与塔利班运动的谈判。美国与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安全区和与俄罗斯的S-400导弹协议问题上持续存在分歧,尽管土耳其反对,而且战争仍在继续。另外与中国发生的贸易战,以及与朝鲜的会谈未能取得突出的积极成果等等。

分析人士指出,伊朗最近试图加强与其中一些当事方合作,利用它的地区影响力作为杠杆,来应对美国的新制裁。有人指出,917日,伊朗宣布与最近来访的塔利班代表团举行会谈,该组织与华盛顿之间的会谈未来可能是这些会谈的焦点,特别是考虑到德黑兰有兴趣审查双方之间可能达成的谅解轨道,而避免影响其对阿富汗危机的立场,而且影响德黑兰与华盛顿紧张关系升级趋势。伊朗和中国签订了一份价值4000亿美元的合同,根据该合同,伊朗政府将批准中国企业直接进行交易,而不必参与投标。在向中国出售石油时,政府还将提供20%30%的折扣。毫无疑问,主要目标是让中国企业努力填补这一空白。根据911日公布的一些估计,华盛顿对多轮制裁导致伊朗石油出口大幅下降,8月份伊朗石油出口量从去年同期的200多万桶降至20万桶。

特朗普与鲁哈尼纽约会晤没戏

据最新报道,伊朗总统鲁哈尼当地时间925日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发表演讲,强调伊朗方面从未向外国势力低头,拒绝与施加了史上最严酷制裁的人进行谈判。鲁哈尼表示,伊朗及伊朗人民绝不会忘记这些罪行和罪人。他说,伊朗出于对安理会及决议的尊重,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一年内仍然遵守了协议,但耐心是有限的。鲁哈尼指出:我们不会接受在制裁之下进行谈判,伊朗及伊朗人民团结一致,不会与利用贫困、压力、制裁为武器的敌人进行谈判。

分析人士指出,有鉴于此,美国为处理伊朗对美政策所构成的所谓威胁而做出的选择,将是控制目前德黑兰和华盛顿之间对峙升级限度的根本变量,并显然将在今后一个时期里产生影响。换句话说,目前美国对伊朗的政策已经成为一个严峻的考验,它将直接影响到伊朗的反应和今后可能的政策走向。

来源: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