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松研究员就伊拉克抗议示威活动接受澎湃新闻网采访
发布时间: 2019-11-02 浏览次数: 27

2019112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钮松研究员就伊拉克抗议示威活动接受澎湃新闻网采访,全文如下:

内外势力博弈纠葛下,伊拉克民生问题恐难仅凭民生方案解决

伊拉克的抗议示威活动已持续了一个月之久。自101日起,伊拉克全国多地抗议浪潮频起,示威者与安全部队的冲突已至少导致250人丧生,1万多人受伤。

据路透社111日报道,巴格达解放广场上聚集的抗议者数量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多,不仅青年男性参与了抗议活动,而且许多青年女性、中老年男性也加入了抗议者的队伍,其中甚至还有以家庭为单位前来抗议示威的。

据法国24小时电视台1031日报道,截至当天,抗议者已连续8天占领了伊拉克首都巴格达解放广场。解放广场上的抗议者为打算彻夜驻守广场的人搭建了临时帐篷,还配上了床垫。

尽管伊拉克政府清楚这场抗议起因于严峻的民生问题,也提出了一系列改革方案,但由于伊拉克各派政治势力的分歧乃至私心,改革无法落地,民众的怒气久久无法平息。在中东地区复杂国际环境下,伊拉克的民生问题恐怕也难以用单纯的民生改革方案来解决。

抗议活动激烈,暴力冲突频发

除了首都巴格达,伊拉克南部城市迪瓦尼耶也出现了近来最大的抗议队伍。据法国24小时电视台消息,学生、教师、农民与医务人员一同上街抗议,当地的政府部门大门紧闭。据法新社此前报道,迪瓦尼耶的示威者喊出了不上学,不工作,直到政府下台的口号。当地的大部分工会也参与了抗议活动。

在伊拉克南部港口城市巴士拉,当地政府表示,抗议示威者阻断了通往乌姆·盖斯尔港的主要道路,乌姆·盖斯尔港是伊拉克进口粮食以及其他货物的最主要渠道之一。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伊拉克议会下属的人权委员会成员阿里·巴亚提在一份声明中说,自1025日抗议示威活动再起以来,伊拉克全国已有约90座政府设施和私人建筑物被点燃。

在一波接一波的抗议浪潮中,示威者与安全部队已发生多次冲突。据路透社消息,尽管伊拉克安全部队在白天对人数众多的抗议者只会采取有限度的强力措施,但是当夜幕降临,由于伊拉克政府宣布在巴格达实施宵禁,安全部队与示威者会发生暴力冲突,造成伤亡。

据法国24小时电视台消息,伊拉克人权委员会表示,自101日以来,已有至少257人在抗议活动引发的暴力冲突中丧生,其中100人是在上周死亡的,另有1万多人受伤。

抗议者要求全面变革

此次抗议的起因是伊拉克由来已久且日益严峻的民生问题。据半岛电视台消息,尽管伊拉克在2017年击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之后迎来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时期,但伊拉克的民生状况在近两年来未得到改善。

据法国24小时电视台报道,目前五分之一的伊拉克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之下,25%的的青年人处于失业状态。据世界银行发布的数据,尽管伊拉克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中的第二大产油国,但是2019年伊拉克4000万人口中有60%的人每日开支不足6美元,同时伊拉克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的实际增长率仅为0.6%

半岛电视台报道称,由于连年战乱造成的破坏,伊拉克基础设施落后,数以百万计的伊拉克人不仅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甚至连清洁的水和电力都难以获取。与此同时,贪污腐败却在伊拉克政府内蔓延。

“我们对过去16年间伊拉克的整体局势感到厌烦了。这个国家越来越糟糕了。一位名叫赛勒娃·马兹赫尔的中年女性在巴格达街头抗议时说道。

据新华社报道,为了平息抗议活动,伊拉克政府早在1010日便出台了改革方案,主要包括为低收入群体建造补贴住房、为失业者提供补助、为年轻人创业简化企业注册程序和提供培训、贷款等。

10月下旬,伊拉克总理阿卜杜勒-马赫迪又允诺实施另一系列改革措施,如实行公职人员新体制、降低参选候选人年龄下限、提高退休金、改组内阁。然而,由于伊拉克国民议会各政党意见严重不一,众多改革法案因此受阻。

“虽然伊拉克政府此前提出了改革方案,但由于其在民生治理领域积重难返,因而抗议活动并未能得到平息。”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钮松告诉澎湃新闻。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1031日,伊拉克总统萨利赫发表电视讲话,他强调,假使有合适的总理人选,那么现任总理阿卜杜勒-马赫迪就同意辞职。

一位名为侯赛因的抗议者在解放广场上告诉路透社记者,“我们想要政府全面变革,我们不想要一两个官员被炒鱿鱼,或者被其他腐败的官员替换。”

半岛电视台对此分析称,目前伊拉克政府愿意作出的改革,仍然与抗议民众的要求存在较大差距。

钮松向澎湃新闻指出,尽管伊拉克的暴力示威抗议活动的起因是民生问题,但不同政治势力在其中推波助澜,试图利用暴力示威所展现出来的“民意”来实现自身的政治目的。

陷入分裂的执政联盟

据半岛电视台消息,作为伊拉克国民议会中握有议席最多的政党,什叶派宗教领袖穆格泰达·萨德尔领导的迈向改革联盟(Saairun)尽管是执政联盟的一员,但其已在本周宣布支持抗议者,呼吁提前举行议会选举。

议会第二大党,同属执政联盟的征服联盟(Fatah Alliance)的领导人哈迪·阿米里(Hadi al-Amiri)在本周早些时候曾与萨德尔达成一致,同意一同施加压力迫使总理阿卜杜勒-马赫迪辞职。一年前,也正是萨德尔和阿米里在第五次大选结束后组成执政联盟,并决定由阿卜杜勒-马赫迪担任伊拉克总理。

然而,据路透社111日报道,一名不具名的伊朗官员透露称,阿米里曾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于1030日(周三)在巴格达秘密会面。会上,苏莱曼尼要求阿米里继续支持阿卜杜勒-马赫迪担任伊拉克总理。

对此,钮松认为,在当前伊朗的影响力已深度嵌入伊拉克政府与军队的内部斗争之中的情况下,民生问题往往点燃伊拉克暗流涌动的教派冲突和族群冲突问题。“总的来看,当下伊拉克持续抗议活动的议题远非单纯的民生改革方案可以应对。”钮松说。

据法国24小时电台报道,目前,阿米里已转变立场,表示支持阿卜杜勒-马赫迪继续领导伊拉克政府。由此来看,萨德尔领导的迈向改革联盟已经从执政联盟一边转到了反对派一边。

钮松认为,目前伊拉克执政联盟确实已经陷入分裂。“不过,萨德尔本来在执政联盟内部就是一支相对独立的势力。”钮松分析道,“自伊拉克战争结束,萨达姆政权倒台之后,萨德尔一派的势力开始崛起,他长期以来以什叶派底层民众的代言人自居,主张建立技术官僚政府,重建国家基础设施,为百姓提供教育和医疗服务。

钮松认为,萨德尔此次宣布支持反对派,迎合并利用“民意”仍是为了选举政治。“他表态支持反对派,也是出于自身的政治目的。”钮松说。

据半岛电视台消息,萨利赫总统在1031日的电视讲话中承诺称,一旦新的选举法获得通过,伊拉克很快就会举行议会选举。不过,他没有指明具体的议会选举日期。

“尽管目前伊拉克新选举法的方案并未有更多信息透出,但各族群与教派的议席分配问题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有可能适得其反引发更多的抗议活动。选举法的完善是一个长期博弈过程,是各族群、教派及地区利益斗争与妥协的产物。”钮松告诉澎湃新闻,他认为,伊拉克政府在新选举法问题上应加强与各种政治势力和派别的互动,以减少制度变革中的转型阵痛。

谈到下次议会选举的可能趋势时,钮松认为,由于此次萨德尔表态转向支持抗议者,再加上其有过提振民生的举措,他在即将到来的议会选举中容易成为现有体制内的获益者。

来源:澎湃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