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松:“南北分权成也门新政府现实选择”,《文汇报》
发布时间: 2019-11-25 浏览次数: 10

20191125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钮松研究员在《文汇报》发表评论文章《南北分权成也门新政府现实选择》(见《文汇报》20191125日第6),全文如下:

南北分权成也门新政府现实选择

1118日,也门总理迈茵·赛义德从沙特最终返回临时首都亚丁。这出总理归来的大戏是为了落实115日也门政府与南方过渡委员会正式签署的《利雅得协议》的相关精神,该协议的主要内容在1025日初步达成。

内斗结束,沙特和阿联酋松了一口气

沙特与阿联酋对也门反胡塞阵营的两大主力——也门政府与南方过渡委员会之间持续数月的内斗感情复杂,最终力促双方实现和解。沙特王储萨勒曼、阿联酋王储穆罕默德··扎耶德、也门总统哈迪与南方过渡委员会主席祖贝迪等核心利益攸关方悉数出席了《利雅得协议》的签字仪式。沙特驻也门大使贾比尔对于该协议得以签署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我们祈求真主,这项协议将是也门进入一个稳定、安全和发展新阶段的好兆头,并赞扬双方的举措是优先考虑国家利益

《利雅得协议》的核心是南北权力分享,即由代表南方省份的力量与主要代表北方省份利益的也门现政府在未来的政府权力重组格局中平分秋色。此外,南方过渡委员会所属武装力量将在60天内被政府军收编。总理赛义德归来之前的1116日,也门新成立的安全部队也已开始在亚丁执勤。赛义德重返亚丁之后,旋即于1120日召开政府会议,为组建权力分享基础上的新政府做前期统筹工作。

从安全部队的组建,到流亡总理的归来,再到政府会议的顺利召开,也门政府与南方过渡委员会之间自今年8月以来的政治和军事冲突得以告一段落,双方重新走到联手抗击胡塞武装的道路上。尽管也门政府与南方过渡委员会在沙特与阿联酋两国储君的见证下达成了权力分享协议,但这并不意味着双方矛盾得到了根本化解,而只是各种势力博弈之后的暂时妥协。胡塞武装的虎视眈眈与也门政府的偏安南方,是催生《利雅得协议》的关键因素。

共同敌人让也门政府与南方过渡委员会结束分裂

面对共同的敌人胡塞武装日益加大的攻势,也门政府与南方过渡委员会之间的唇亡齿寒感决定了彼此难以继续任性分裂下去。20151月,胡塞武装攻占萨那总统府,这标志着该组织不再是一支盘踞北部萨达省的长期被边缘化的教派武装力量,而是开启了攻城略地甚至取代也门政府的道路。也门前总统萨利赫及其支持者很快与胡塞武装结盟,共同对付受联合国承认的哈迪政府。尽管萨利赫在201712月因胡塞萨利赫同盟内讧而被胡塞武装击毙,但胡塞武装综合实力并未受到较大削弱,政权化的胡塞武装已成为与哈迪政府分庭抗礼的重要力量。从南方过渡委员会与哈迪政府“较劲”不断到《利雅得协议》正式签署的这三个多月期间,胡塞武装针对政府军目标展开了诸多袭击活动,接连不断的武装挑衅使赛义德尽快归来并坐镇亚丁甚为紧迫。

也门实际上已处于南北对峙局面之中,相较于盘踞北部省份且南下动机明显的胡塞武装,哈迪政府与南方过渡委员会之间的矛盾只是南方阵营的内部矛盾且亟待降温。

也门政府在流亡沙特与迁都也门南方之间更倾向于后者,对于南方势力并无太多回旋余地。自首都萨那陷于胡塞武装之手后,哈迪政府最终迁往临时首都亚丁。亚丁是南也门旧都,也是统一后南方势力及后来的南方地区分离主义的大本营。由于深厚的南北矛盾,也门政府在亚丁处于一种仰人鼻息的尴尬状态之中,徒有中央政府之名,一旦与拥兵自重的南方过渡委员会矛盾激化,被扫地出门便在所难免。

也门历史上由于殖民主义的分而治之,加上部族和教派的分野,长期未以统一国家的面貌出现。1990年南北也门统一以后,北方特别是西北高原势力长期垄断国家权力并压制南方力量,从政治与经济上对其采取边缘化政策。2009年开始,南方运动开始走向暴力化并公开提出了南方独立的诉求。胡塞武装攻占首都萨那之后,更加刺激了南方运动的向前发展,南方过渡委员会在2017年的成立便是南方势力与偏安南方半壁江山的也门政府的摊牌之举。

在分权与流亡间,实现南北分权成为哈迪政府唯一的选项。对于南方过渡委员会而言,也门政府流亡国外并不符合其利益,一方面会承受巨大的国际压力和政变指责,另一方面也会面临独撑胡塞武装侵袭的孤掌难鸣之境。

《利雅得协议》的签署,使得南方过渡委员会一方面通过平等参与也门政府,在国际国内获得更多的政治合法性,另一方面也可以在也门政府的招牌下借壳下蛋,不断增强其实力,这对于其在也门版图内的南方自治或走向彻底的分离而言,都是一种着眼于未来的蓄力之策。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