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旭明:“东地中海油气之争或成中东新‘火药桶’”,《工人日报》
发布时间: 2020-06-12 浏览次数: 10

2020612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潜旭明副研究员在《工人日报》发表评论文章《东地中海油气之争或成中东新“火药桶”》(见《工人日报》2020612日第8),全文如下:

东地中海油气之争或成中东新“火药桶”

东地中海地区油气富集,以色列、塞浦路斯、埃及等国近些年均发现不少大型气田。土耳其军事介入利比亚,深层动机正是为争夺东地中海的油气资源。而在这些国家背后,还夹杂着俄美欧等大国之间的能源博弈和地缘竞争。尤其是欧盟,希望能利用东地中海油气来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

利比亚问题背后的油气之争

自去年11月以来,土耳其逐渐加大对利比亚的军事投入,先是向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提供包括无人机在内的武器装备、军事顾问与培训并共享情报,后又向利比亚派遣武装人员。土耳其的高调介入,不仅改变了利比亚地面战场的力量对比,而且引发东地中海和北非地区紧张局势升级。

土耳其出兵利比亚,背后的深层动机是争夺东地中海的油气资源。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军事合作协议的同时,还签署了《东地中海海洋划界协议》。

按照协议,土耳其不仅可以与利比亚联合在东地中海区域展开勘探,还可以在利比亚大陆架上进行钻探作业。因此,协议的实质是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以海洋经济权益换取土耳其的军事支持,单方面承认土耳其在利比亚沿海开采能源的权利。

东地中海是油气最富集的地区,海底大陆架蕴藏着丰富的油气资源。近年来,随着勘探技术不断发展,东地中海地区黎凡特盆地和尼罗河三角洲盆地中发现众多大型及特大型油气田。

以色列分别于1999年和2000年在东地中海发现了NaoMari-B气田,2009年发现Tamar气田。2010年,以色列发现了Leviathan气田,储量约为6230亿立方米。

2011年,塞浦路斯在东地中海发现大型气田Aphrodite,储量约为1982亿立方米。2018年,塞浦路斯又发现了大型气田Calypso20192月,埃克森美孚在塞浦路斯Glaucus-1井发现了天然气,储量约为1420亿到2270亿立方米。

2015年,埃及在其临近海域发现一个超级天然气田Zohr,储量约为8495亿立方米。此外,埃及尼罗河三角洲盆地北部海上也发现了数个大型气田。

东地中海油气大博弈

土耳其和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的协议,引发在东地中海有油气利益的希腊、埃及、以色列等国家的反对,并有可能激化土、俄在油气资源开发及油气管道等问题上的矛盾。东地中海油气之争,正在成为中东地区新的“火药桶”。

东地中海油气之争,既反映出土耳其由于与希腊、以色列、埃及等国长期不睦而遭孤立,又折射出土耳其与希腊、塞浦路斯之间的传统矛盾。

近年来,以色列、埃及、塞浦路斯和希腊计划修建通向欧洲大陆的地中海海底天然气管道,该管道全长2000公里,建成后可满足欧盟国家10%左右的用气需求。这个管道项目对欧洲具有重大地缘战略意义,它为欧洲开辟了一个全新的能源进口通道,可以绕开土耳其这一重要的油气管道枢纽国,并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

2019年初,塞浦路斯、希腊、以色列、意大利、约旦、巴勒斯坦和埃及等7国能源部门代表,在开罗宣布成立东地中海天然气论坛(EMGF),邀请美国和欧盟作为观察员,把土排斥在外。

土耳其同样动作频频。2019年以来,土耳其采取了派军舰阻止塞浦路斯勘探开发、举行大规模军演、出兵利比亚等一系列举动,触发东地中海地区紧张局势。土方举动一方面是因为其能源匮乏,希望能在东地中海油气争夺中分得一杯羹;另一方面也跟埃尔多安总统鲜明的个性以及土耳其国内外形势密切相关。

此外,东地中海油气之争也折射出欧美与俄罗斯在背后的角力。

近年来,俄罗斯在叙利亚站稳脚跟,并加强在利比亚、埃及等国的影响力。俄罗斯与土耳其联手修建“土耳其流”天然气管线,以及土购买俄S-400防空导弹,在西方国家引起关注。

对欧洲来说,东地中海的油气可以帮助其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实现能源来源多元化,提升能源安全保障。因此,美欧竭力支持塞浦路斯、希腊、以色列三国的东地中海天然气管道协议。

争端可能的解决方向

当前欧盟对土耳其实施“软制衡”政策。欧盟对土耳其实施制裁,旨在迫使土耳其减少在土塞边界的勘探活动。但欧盟在东地中海一味打压土耳其,将会导致塞浦路斯和利比亚的紧张局势升级。如果利比亚战争引发动乱加剧,利比亚难民将会涌入欧洲,势必会使欧洲难民问题和恐怖主义威胁升级。

为此,欧洲需要与土耳其建立更务实的关系,进行更具建设性的接触。在东地中海油气问题上,欧盟应提议土耳其加入东地中海天然气论坛,这一方面有助于改善土耳其和埃及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还能缓解欧盟和土耳其在这一问题上的紧张关系。在利比亚问题上,欧盟应劝和促谈,使土耳其和有关各方坐到谈判桌前。

来源:工人日报